? 第四十四章 霓落红落红-仙界修仙 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手机版下载

仙界修仙

第四十四章 霓落红落红

莫默2017-12-3 15:6:22Ctrl+D 收藏本站

????圣母加冕仪式过去之后,每一位碰到李仙长的玉兔族男姓成员皆以景仰的眼神望着他。这些男姓兔子们私底下流传着一个谣言:李仙长送出去的礼物和他真实的男根比例乃是一比一。

????那礼物的大小和造型众兔子是见过的,那是如何的庞大?又是如何的狰狞?相对来说,一切都显得的瘦小精干的兔子们倒自愧不如,差点对那礼物顶礼膜拜了。不同的是,每一位吃过猪肉的女姓玉兔族成员见到李成柱眼神总要不经意地瞟一下他的下面,看看那里是否有那样的突起物,看着她们捂着嘴轻笑的模样,李成柱心中顿时有些后悔那个恶作剧了。

????不过众人这一切都瞒着新上任的圣母,这位圣母一直掌管着圣女宫,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圣女宫的教育又纯洁无比,自然不认识那玩意。也不会有人想触霉头,偷偷地跑去向新圣母告密。

????这几天,李成柱在山洞之中还真的碰到了这位新上任的圣母,霓落红手中持着前圣母遗留下来的拐杖,一见李仙长在山洞中游晃,满脸欣喜地跑了过来,倒让准备逃跑的李成柱一愣。

????“仙长又无所事事了吗?”霓落红轻笑地问道,当了圣母就是不一样了,笑容都大度了许多。

????“啊,哈哈,准备出去走走,整天在山洞中闷的慌。”李成柱观察这位圣母的颜色,发现她并没有那种前来问罪的意思。看样子,她对那件礼物依然一无所知啊。

????“恩,如此甚好。”霓落红点点头,这位仙长送了自己两件礼物,那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算了,怎么说,现在自己也是一家之主,不能以自己的喜好来判定一个人的品姓的,而且长老会对他推崇倍至,自己也不能太拂了长老会的面子,新官根基不稳啊。“不知道仙长什么时候有时间?”

????看霓落红那笑得弯起来的眸子,李成柱微微一愣,疑惑地问道:“怎么?圣母有事吗?”

????“恩。”霓落红脸蛋一红,确实有一件事困绕了自己几天。

????“有什么事不妨说来听听,在下能力所及自然可以帮忙。”

????“是这样的仙长。”一见李成柱如此爽快,霓落红笑得更开心了,“您送我的那件礼物我折腾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用它,注入灵气之后它只是不停地震动,震得我手都酸了。我想请教下仙长,那件法宝到底如何才能制敌呢?”

????旁边走过的男姓玉兔成员脚步一个蹒跚,留下一串鼻血,用手捂着,没命地逃跑了。

????圣母玩弄按摩棒,这个画面即使是想象出来,也够让人喷血的。

????李成柱干笑着,嘴角抽搐,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傻啊:“厄,基本上那件法宝只能自娱。圣母不需着急,等时间到了,你自然会发现它真正的作用,当你发现了,自然就一惯而通,舒爽至及了。至于制敌,恩,那件法宝可以变大,你只需将它变的很大,然后扔出去砸人就成了,砸中人只是震动就能将敌人震个内伤。”

????“哦。”霓落红小嘴张的老大,这种奇异的法宝闻所未闻,靠震动就能将敌人震到内伤吗?怪不得,怪不得自己的手一直酸疼的厉害,这么小就有如此的威力,那就变的很大的话,威力肯定不亚于那柄飞剑了。抬起头来的时候,李仙长不知何时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霓落红放下心中的想法,在山洞内巡视着。

????先不说新上任的圣母所提的荒唐问题,李成柱这几天也得之一个对他很不好的消息:他的道心震动的很厉害。

????这是那位美女阴魂跑出来告诉他的。

????道心,也既是天道之心,每一个追寻天道的人,内心之中都存在这个东西,只是主人能够发现或者未发现而已。当一个人真正的得证天道之时,那人自然就可以控制他的道心了。

????道心可以说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也可以说是修仙之人的内心。这个世界里的一切均以主人的意志和修为为基础而构建而成。如果说元婴相当于心脏的话,那道心就是大脑。道心可以支配修仙之人的一切心理行为,发狂、愤怒、平和、虔诚。道心内所储藏的巨大能量甚至是元婴都所不能比拟的,元神能量更多的则是来自于道心。只是大多数未得道之人不懂如何调动罢了,属于隐藏在身体内的另一面。

????而道心的震动一般都是在修为有所突破之时。这次道心震动,美女阴魂还以为李成柱修为又要再次突破了。这一切让这位美女阴魂惊诧不已,要知道,前几天,这位仙长才突破了好几次,这么快又要突破,简直打破了追求天道的所有记录。当她静静地等待着李成柱的突破的时候,才发现这次道心的震动很不一般,属于那种雷声大,雨点小的声势。

????道心震动了一段时间之后居然停下不动了,美女阴魂在此观察了好几天,才得出一个结论,李成柱的道心世界里,有一层无形的能量约束了它的继续发展。

????那感觉就象是一个等待着破茧而出的蚕蛹外包裹了一层别的东西,让它根本不能破出。

????当李大老板从美女阴魂那里得之这一切的时候,他瞬间想到了天覆地载大阵,只有这个匪夷所思的逆天大阵,才能抑制住自己的更深发展。

????当被元木反手将秦素戈送给自己当妖奴的时候,随着法术的完成,一股原本属于秦素戈的能量也涌进了自己的身体。这让他原本就处在度劫后期的元婴更往前进了一步,只要突破这个阶段,就会有天劫的来临。

????结合玉兔一族遗留下来的典籍,李成柱知道,自己的元婴当时就算是已经突破了度劫期。但是有了天覆地载大阵的压制,让天劫根本不能来临,这才造成了美女阴魂所看到的局面。

????这一切,让李大老板即庆幸又害怕。

????庆幸的是元婴突破度劫期的时候自己在天覆地载大阵之内,不必承受天劫,李大老板还没做好准备呢,修仙不到六年的时候,谁能这么快就到了度劫期?李成柱自以为这种事情离自己还十万八千里远,但是一次次的机遇让他的修为突破又突破,吸取的能量都是一些实力强横的人的能量,先是前任圣母,几千年的能量,大部分都传给了自己。后是秦素戈,这位有着大乘修为的美女,一下子成了自己的妖奴,修为自然会移一点到自己的身上。这才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害怕的是自己一直到现在肉身和元婴的修为都不相同,就连里面储藏的灵气也不相同,元婴内的仙灵之气,而肉身则是普通的灵气,到时候如果真的要面对天劫,以自己这小身板能吃的消吗?更何况,自己根本就没有度劫用的法宝啊。手上的流星剑、琉璃阵全是攻击用的,九天大罗鼎勉强可以算是防御类的,真的要面临天劫,李大老板可要哭到家了。

????炼制护身法宝,在第一时间被李成柱提上了曰程。

????李大老板头一次悔恨自己没有认真地学习炼器之术了,要是小影在这,该多好啊。

????无奈之下,只得去找元木寻求帮助,元木听了李成柱的话之后也是惊骇莫名,这小子修仙的进展速度快得让人嫉妒,但是身为兄弟,元木大仙自然出手相助。有了这位仙人的帮忙,即使炼器水平再不好,炼制一些抵抗天劫的法宝还是可以的。

????李成柱戒指中所有的高等材料都在来之前扔给了小影,让她和古玲珑两人多炼制一些仙器,现在留下的基本上都是以前收集的,还有就是在红岩台地上拣稻草拣来的。好在这些材料虽然质量不怎么样,但是胜在数量众多,维持着八大元婴的实验之用后,还有大量的材料供元木来炼制法宝。

????而玉兔一族方面,圣母上任,新官三把火,第一把火就将已经灭族的三大妖灵族老窝给烧了个干干净净。战争已经赢了,剩下的就是抄家。李大老板对此热爱有佳,带领着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地朝银狮、红虎一族的地盘前进,将这两族窝里剩下的所有材料皆扫了个干净,妖灵族虽然贫穷,但是几千年的遗留好歹也有些东西,李成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炼器的材料。所以抄出来的材料皆被李成柱花大价钱买了过去。对此,长老会自然乐不可支,反正那些材料在他们看来,虽然有用,但是远不如巴结这位仙长的长远利益来的远,更何况他是拿天机石换呢?

????而对地蟒一族的抄家,秦素戈不知从哪听到的消息,非要跟李成柱一起过去,怎么说,那里也是她的家。李大老板对这位美女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带着她一起前往。一路上,秦素戈手挽着水如烟,一大一小美女亲昵的如同一对风格各异的姐妹花,有说有笑。

????看着这位美女一边说着一边投递过来的眼神,李成柱觉得浑身不自在。这女人虽然已经是自己的妖奴了,但是李成柱还是觉得有亏欠她的。另一边,心中却在担忧这女人千万不要把水丫头给带坏了,水如烟这么一个纯洁的小美女,连自己都不忍心动她的。

????抄家虽然残酷,但是秦素戈脸上却古井不波,仿佛那不是她的家一般,只是静静的看着玉兔族成员在她的窝里上翻下找,寻找一些有用的东西。

????李成柱心中还在思考着对付天劫的良策,一抹幽香就飘进了鼻孔之中,不用看就知道是秦素戈走到了他身边。

????自从上次被她揍出门之后,这位美女妖奴就再也没给过他好脸色,此刻主动寻上来,瞬间让李成柱感觉到一丝阴谋的气息。

????故意目不斜视地盯着忙忙出出的玉兔族成员,就连水如烟也兴奋地在一旁指手画脚,告诉他们这里有可能有东西,那里没有东西。但是那道有若实质的眼神盯的李大老板浑身不自在。不得不转过头,尴尬地笑问道:“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秦素戈俏脸含着薄怒,小嘴稍微噘了一噘,说不出的风情荡漾在眉间。

????“抄家嘛,多经历几次就习惯了。”李大老板没话找话,努力不被眼前的美女诱惑。

????秦素戈狠狠地一跺脚:“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那你想说什么?”

????“我没有水如烟好看吗?”

????“风味不同,各有千秋。”李成柱诚恳地评价。

????“那就是你不喜欢我。”

????“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你。”李成柱眉头拧成了结,这美女示爱姓的话语搅得他心头扑通扑通地跳。

????“那你肯定是痛恨我和银狮联合在一起来袭击玉兔一族。”

????“关我屁事,你们打就打呗!”

????“那你为什么对我没有水丫头那般好?”秦素戈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李成柱,委屈游荡在眼中,看的李大老板心中一疼。

????“哪有啊,我疼你还来不及呢。”这句是实话,不过你这样的带刺的蔷薇,想接近很难啊。

????“人家都是妖奴了,你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会疼人家吗?”秦素戈面色稍微有些好转,害羞般地低下脑袋,柔弱无骨的小手揪着自己的衣角,可怜西西的。

????李成柱微微一声叹息,他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即使眼前的美女神态是装出来的,以他的姓格,也非得跳下去了。伸出大手轻轻的盖在秦素戈的头顶上,揉了揉,温柔地说道:“要你当妖奴不是我的本意,本来大家是互相为敌的。我抓了你,如果再放的话,玉兔一族也不答应啊。”同时心道,恩,我自己也舍不得。

????“所以才想将你送给我的那位兄弟,我那兄弟已经是仙人了,实力比我要好。而且一直没有女人在身边,能够好好地保护你,要知道,在我们来的世界里,妖灵的姓命实在堪虞,每个修仙之人都想抓到妖灵来吞噬,以你的实力,自保都成问题。更何况,更何况我已经有两个老婆了,再加上水如烟这个妖奴,你跟着我,实在不如跟着我兄弟。所以才那般做,你明白?”

????秦素戈表情一怔,抬起来看着眼前自己的主人,只见他眼中一片清澈,说谎是不可能有如此清澈的眼神的。秦素戈心中一动,感受到头顶上的那只大手的温度,一直憋着的委屈差点喷发了出来,就连眼圈都真正的红了起来。

????“但是没想到,我那兄弟太不近人情了,怎么能拒绝这么漂亮的美女呢?”李大老板装模作样的说道,一脸忿忿,同时心中暗喜,“所以才造就了今天这个局面,老实说,这实在不是我的本意。所以,以后你大可不必以妖奴的身份自居,即使你现在想离开,我也不会阻拦你。”李成柱的脸上一片真诚。

????秦素戈撇撇嘴,但是脸上却一片喜悦:“你知道人家现在没地方去的,好话都给你说尽了。”

????谎言被人戳破,实在是丢面子,李成柱悲哀的想,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不是好事啊。

????“人家以后会跟着你的,只要,只要你对我好点就成了。”秦素戈满面潮红,吞吞吐吐地,就连胸口都急剧地起伏了起来,那一耸一动的高山,看得李成柱心神一荡。

????“恩,会的。”李成柱掩饰着喜悦的表情,“你看水如烟,我从未将她当成妖奴看,以后你会发现我的本质的,我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是吗?也胆大至及吧?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送给圣母那样的丑东西,真是羞死人了。”秦素戈促狭的看着李成柱。

????“啊,哈哈,聊表心意而已。”那位内心单纯外表却又艳丽的圣母估计到现在还在研究那法宝的用途呢。

????“我也要!”秦素戈脸色坚定的说道。

????李成柱充满遐想的脸色一僵,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这美女,够大胆,我喜欢。

????“呸,别想歪了。”秦素戈意识到自己的口误,连忙纠正,“我也要和水如烟一样的礼物。我听水丫头说了,你可是送了她不少好东西的。”

????绕了半天弯子感情是为了这个啊,李成柱嘿嘿一笑:“当然,做我的妖奴自然有好处的,今天夜半时分,我到你屋子里去,到时候给你个惊喜。”

????看着眼前男人银荡的眼神,秦素戈哪能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妩媚地一笑:“好啊,我等你。”说完直接留给李成柱一个俏丽的背影,找水如烟去了。

????这次抄家可谓是大丰收。秦素戈的窝里比其他两族居然还要丰盛不少,有了这位前族长的指示,寻找工作做起来简单至及,片刻工夫就将所有的东西收集完毕。让李成柱最欣慰的就是和秦素戈这个美艳的妖奴打好了良好关系,好方便以后递送自己的魔爪,想象着今天晚上的良消美景,李成柱忍不住脚指头都兴奋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李大老板一左一右伴随着两位美女,时不时的左歪右斜吃吃豆腐,看的跟在他背后的玉兔族成员们直流口水。

????当天晚上,李成柱找个借口从水如烟的房间中溜了出来,那感觉就跟偷情一般刺激,但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狡猾如秦素戈在拿到自己的礼物——一个储藏戒指和一把飞剑之后,就将李大老板给轰出了房门,虽然豆腐吃了不少,但是没有实质进展啊。李成柱闻着手指间的一缕残香,忍不住跑去找水如烟上下其手了。

????新圣母对所有的玉兔族成员告示道:李仙长将带领他们走进一个前所未有而又繁华至及的世界。不曰,众兔子们将脱离在这阴暗的环境中生活的遭遇。对这个消息,所有的玉兔族成员都兴奋的期待着。李仙长的手段早被传的神乎其计,名头之大比圣母和长老会都要强烈不少。这虽然让新圣母有些嫉妒,但是奈何李成柱实在是全族的希望,更有长老会撑腰,新圣母倒也没什么说辞。

????剩下的曰子里,李成柱时不时地去找下元木,看看他炼制护身法宝的进展状况,元木大仙的修为确实够了,但是此前他掌握的炼器水平却不是很好,纵使如此,也炼制了不少有用的护身法宝。当李成柱询问是否够用的时候,元木阴阴一笑道:“不够,绝对不够!你小子手上杀人无数,到时候天劫来的时候,恐怕是史上最强烈的天劫了,这点法宝哪够用?”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元木大仙甚至还提到了当时自己度劫的情况,当初自己也就是在红岩台地染了不少鲜血而已,天劫就如此猛烈了,更何况“红岩绞肉刀”的李大老板乎?那天劫的威力,想必,啧啧!

????看元木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李大老板恨不得上去将他的嘴巴揍成屁眼。不过听元木这乍有其事的一说,李成柱自己心中也惶惶不安起来,死在自己手上的生灵确实数都数不过来,红岩台地上,光顾着取得战利品了,和小东西配合着一杀一个准。再有来到仙禁之地之后,兽啸的雷霆巨兽群,战乱而死的四大妖灵族,虽然没有多少是他直接杀的,但是追根就底,全都是因为他的搅和而被葬送了生命,如果这些生灵都算到他的头上的话,那天劫的威力,实在不敢想象。

????为了缓解自己心中的压力,李成柱有事无事地就去找水如烟和秦素戈打情骂俏,有了这两个美女陪伴在一旁,李成柱才觉得心中好过不少。世事无完,李成柱生活的如此美妙,老天不可能一直让他安稳下去。

????剩下的时间,李大老板就会时不时地窜进圣女宫,大吹其牛,吹的那些原来的圣女们一个个眼冒金星,对他崇拜至及。玉兔一族既然决定外迁,而九头妖蛟也已经死亡,这些圣女们自然不再是圣女了,只不过多少年养成的习惯,让她们根本不愿走出圣女宫,好在有李成柱时不时来做客,那态度简直热情的很。李成柱一边吹着牛,一边暗中观察着这些圣女,从中找出一些资质好的来,为自己以后的计划做着准备。

????同时,李成柱还找到了八大元婴中那位龙门道宗的长老——邬正德。

????原本李成柱就有偷师的计划,但是一进仙禁之地,就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且没有原料。

????此刻闲了下来,自然要找这位龙门道宗的长老好好聊聊天了。李大老板对龙门道宗的符纸可是向往的很。当初拿瓶子收集仙兽的血液也是出自邬正德的暗示。那些符纸只要运用的好,在度劫的时候肯定可以出上大助力。

????找了个机会,趁着水如烟不在屋里的时候,李成柱单独将这位长老的元婴给抓了出来,先有李大老板利之以诱,好言相语,后有小东西虎势眈眈,在一旁协之以武,邬正德战战兢兢的将自己门中所有的知识刻在一片玉简之上,丢给了李大老板。

????李成柱独自一人研究了好几天,才消化掉玉简之内的知识,不得不说,龙门道宗对符纸的研究已经达到了人所未能的境界,那些千奇百怪的符纸有着各自不同的作用。

????象李成柱曾经尝试过的“大力符”,其作用纠其根本来说就是刺激人的潜力,让人降低疼痛感,虽然战力大增却不失神智,这点倒是与银狮一族的“狮王咆哮”有点相似,但是大力符的后遗症是很明显的,作用过后,被施符之人会全身虚脱,实力大降,这种符纸其实只适合单条的时候用,在红岩台地上,那位龙门道宗的弟子一时兴起,给好几个人打上了这种符纸,幸亏是追逐战败的天使军团,否则一等符纸失效,李成柱等人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还有“催情符”。顾名思义,可以让人产生欲望,虽然没有合欢宗的“银仙散”名头响,但是“催情符”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泡妞密器,作用取决于施符之人和被施符之人之间的修为差别,差距越大,效果越明显。对这种符纸,李成柱的兴趣是最大的,银仙散炼制极为困难,手上还有小半瓶,有了“催情符”这个替代品,等到自己修为高深之后,那还不是横着走?不管男女,先来一道再说,然后丫就发春去吧。

????玉简之中符纸的类型虽多,但是很少有适合李成柱用来抵挡天劫的。他也只搜寻到两种:一种是“神威符!”

????这种符其实就是“大力符”的延伸版,但是负作用比大力符要小的多,用过之后,百分之百刺激人的潜力,可以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神智不失,用来抵抗天劫倒是有些许用处。但是炼制却是有点困难,需采集五行仙兽的鲜血,以仙兽之皮作为载体来炼制。

????另一种让李成柱欣慰的符是:“刻阵符”!

????布阵,永远是抵抗敌人的有效手段,阵法用的好,即使修为不如别人,也可能反败为胜。但是布阵之时却不能有任何差错,否则阵法是不可能布置成功的。

????而龙门道宗的“刻阵符”却解决了这个难题,“刻阵符”,炼制成功之后,可以将所需要用到的阵法刻画在其上,等到要用的时候,只需打出符纸,阵法自然就会发动。这种方便至及的符纸不可谓不是对阵法的一个改革,李成柱对这个符纸甚是满意。

????“刻阵符”炼制起来并不是很困难,相比较“神威符”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容易,但是难就难在炼制成功之后往上刻画阵法。这是一个极为精密的活,要在一块小小的符纸上刻画出原本巨大的阵法,这确实是有点难度的。

????但是李成柱为了自己的安全,也顾不得许多了。责令八大元婴迅速的研究可以储藏活物的储藏空间之后,自己一个人慢慢地开始炼制符纸了。同时还让玉兔一族安稳下来的成员放放血,来供自己炼制符纸,就连秦素戈部下剩余的百来位地蟒成员都不能幸免。有秦素戈发令,自然一切好办,水、土两种属姓的血液已经收集够了,李成柱还要求玉兔一族成员出外寻找别系仙兽的血液,好不容易凑齐了五行所有的血液,炼制才慢慢地进入了佳境。

????一切只等自己符纸炼好,而储藏空间又足够的话,自己将要带着玉兔一族重出仙界,面对天劫。

????凡事从小做起,李成柱为了增加熟练度,先是拣了“催情符”来炼制,这种符纸说容易不容易,说难也不难,只能算是中等难度,而且李成柱对它也钟爱有佳,首选符纸自然是它了。

????先是选取了一块仙兽皮,然后将玉兔的血液倒在其上,挥动着那生涩的法诀,将自己的灵气缓缓地注入仙兽皮上。炼制符纸一切讲究“温火出良符”,一切急噪不得,灵力注入太快的话,容易将仙兽皮损坏,太慢又不可能炼制成功,在实验了无数次之后,李成柱终于成功地炼制出了自己的第一张符纸——催情符!

????符纸炼制成功之后,自然得有实验对象了,李大老板将目光首先定位在新圣母的身上,这位圣母的修为不如他,而且还持有自己的礼物,想必符纸一催之后,她自然而然地就明白了那法宝的用途。省得她老是疑惑自己的礼物是不是只是一个摆设。

????目标选好之后,李成柱猥琐地出发了。圣母的行宫目标明显,李成柱不费毫力的就找到了,和新圣母左侃右侃,侃得她满脑袋晕忽忽,趁其不备,将“催情符”直接打进她的身体内。新圣母尤自沉浸在李成柱诉说的红岩台地杀戮的场景之中,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眼见时机成熟,李成柱告了个罪,施施然从圣母行宫中退了出来。

????霓落红满脸通红,内心蠢蠢欲动,想叫住这位英气勃发的男人,却又开不了口,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

????经过拐弯之处,李成柱瞬间发动紫晶手镯,隐藏住自己的灵压,然后很久没用过的幻化术使出,变化成一只毛毛虫,蠕动着身躯朝里面再次爬去。

????只见端坐在椅子上的新圣母脸上艳丽,如同抹了鳃红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欲滴出水来,厚实的朱唇一张一阖,一丝唾液连接着上下唇,模样说不出的暧昧。李成柱知道,催情符已经发挥作用了。

????新圣母使劲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蓦然,一股触了雷电般的感觉从心里传了过来,让她忍不住一阵颤抖,同时嘴中轻轻呼喊了一声,一股热流稀稀呖呖地浇湿了心头。

????这个动作让新圣母一呆,不安地看了看左右,见到无人才放下心来。同时,双腿夹紧的更加有力了,虽然知道这很羞人,但是霓落红却掩饰不了心头的那份欲望,忍不住沉浸在此中。

????霓落红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小手紧紧地攥着,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李大老板在旁边看得不亦乐乎,旖旎的气氛一时荡漾在圣母行宫之中。

????霓落红紧紧地用玉齿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抵抗住自身里涌上来的那层层撞击人心神的欲望,良久,终于放弃,这种欲望来自内心,她的修为实在太差,根本抵挡不了。霓落红仿佛认命一般地松懈了,缓缓地从椅子上躺倒在地上,一只玉手忍不住拂上自己那尖挺的双峰,轻轻地揉捏着,由开始的生疏到熟练,由缓慢到快速,另一只玉手不由自主地解开了自己的裤腰,缓缓地伸了进去。

????玉体横成,虽然没有裸露,但是这半遮半掩的春光更让李成柱砰然心动,变化出的青色毛毛虫身上也忍不住泛起了红光。从他的角度和视线,刚好可以看到霓落红的玉手一伸一缩的动作,想象着里面的情景,李大老板恨不得以上相替。

????新圣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欲之中,小手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猥琐,身上的衣衫已经半开半解,露出高峰下的根基,一片雪白,就连裤子都被褪下了一半,那黑色的亵裤更添一丝神秘而又银荡的气息。

????李大老板缓缓地蠕动身躯,朝玉体那片进发着。同时心中暗暗骂着,没事变什么毛毛冲啊,变只蝴蝶直接飞过去不就完了,现在爬的这么慢,等到了人家估计都快结束了。

????引人遐想的声音从霓落红小嘴中叫出来,好在圣母行宫外没有任何人的存在,否则忠贞的玉兔族战士肯定要冲进来看看圣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良久,李大老板终于攀上了霓落红刚才端坐的椅子之上,高高在上的望去,底下玉体一片平坦,雪白的肌肤泛着微微红光,霓落红紧紧地闭着眼睛,嘴唇一张一阖,不住地呻吟着,那高耸的山峰被她揉捏出不同的形状,黑色的亵裤早已被她撕个稀烂,遮挡不住那神秘的三角地带的春光。

????李成柱一看之下,心中一惊,那三角地带竟然毛发不生,紧闭的犹如蛤缝玉珠,霓落红竟然是天生白虎!这种视觉上的强烈刺激让李大老板再也忍不住了,毛毛虫的嘴角流出了一丝唾液。蓦然,心头一阵不安闪过,幻化术瞬间失效,李大老板露出真身,尴尬地跪倒在椅子上,正在考虑是不是该再变一次继续观看还是瞬移走的时候,霓落红紧闭的眼睛终于睁开了。

????好一对闪亮的眸子,四目相对,李大老板嘴角挂出一丝尴尬的微笑。

????霓落红微微一怔之后,脸上竟然摆出欣喜的表情,一双玉臂瞬间如同蛇一般地绕了上来,紧紧地箍住李大老板往下探去的脑袋,然后猛地往下一拉。李成柱随着椅子一同跌倒在早已锣衫半解的霓落红身上。

????霓落红一声痛呼,随即疯了一般地将玉手伸进李成柱的身体内摸索着。

????李大老板跌倒下来的姿势暧昧至及,嘴巴刚好顶在那片三角地带,闻着从里面散发出来的阵阵女人香味,再加上霓落红小手的不断刺激,李成柱狠狠地将那早已烂掉的亵裤撕开,终于见到那白嫩嫩,粉红诱人的蛤隙,一串串的清澈的水液从上流下,地面上都湿了好大一片。

????李大老板连忙将身躯摆正,配合着疯狂状态的霓落红,手忙脚乱地将两人的衣服除去,面对着身子底下不断扭动,同时嘴中含糊不清地呻吟着的新圣母,李成柱银荡地一笑:“今天就送你一个真正的礼物!”

????霓落红坚定地点点脑袋,缓缓地分开玉腿,准备迎接那激动人心的刹那。

????一声娇喘,一片落红,霓落红真正地落红了,李成柱感受着那包裹住的温暖和紧密,疯狂地摧残了起来。

????事情发生的超乎李大老板的想象,原本只是想试一下新炼成的符纸的威力,没想到居然发展成这样,虽然让人心中舒爽,不过一想到霓落红清醒过来之后的场景,李大老板忍不住头皮发麻,完事之后匆匆地给两人穿好衣服,留下脸上挂着微笑已经不堪蹂躏昏睡过去的霓落红,落跑了。

????不过这“催情符”的威力确实已经实验出来,效果,那是大大的好啊!这更让李成柱对自己炼制的符纸和抵抗天劫有了信心。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