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重回彩虹城,转战合欢宗-仙界修仙 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手机版下载

仙界修仙

第四十九章 重回彩虹城,转战合欢宗

莫默2017-12-3 15:6:33Ctrl+D 收藏本站

????李成柱有好几年都没睡过觉了,平时感觉疲惫的时候只需打坐休息一翻便可,修仙之人对这些东西的需求很少,更何况李成柱自身的实力越发增长,对睡眠的需求自然越小了。这次度极九天劫,实在是让他身体和心灵都疲惫不堪,这才酣酣大睡,呼噜打的震天响。让隔得老远在那边谈论着事情的元木和沅离情都听得清清楚楚。

????水如烟温柔地替自己主人缕开挡住眼睛的一从头发,看着他如同婴儿般稚嫩却又刀削般分明的脸颊,和静静地坐在一旁的秦素戈相视一笑,水如烟从未感觉到如此幸福过。就这样看着他,拥有着他,水如烟觉得自己有了天地,眼中有了色彩,生命有了依靠。

????这一觉睡得舒坦至及,直到天色放明,李成柱才悠悠转醒,浑身损耗的灵气也补充的差不多,极九天劫带来的好处一览无疑,竟然让这位平时看起来猥琐至及的李大老板脸上有了仙风道骨的痕迹,再配上他嘴角挂着的一副邪笑,强烈的视觉冲突感让水如烟心中一阵乱跳。

????“他醒了。”元木遥望着那边被天劫炸开了土坑,笑眯眯的说道。

????“恩。这小子一直跟在你身边,实在让你受累不少。沅某在这多谢元兄了。”

????“哪里哪里,你这徒弟行事不拘一格,却每次都能给人惊喜,平时待人尊老爱幼、好打报不平,根骨奇佳,实在是修仙界的一块奇瑰,我跟在他身边,让元某也受益不少啊。”

????沅离情老脸上如同吃了春药一般潮润鲜红,这马屁拍得他舒坦至及,自己的徒弟,可就是自己放在外的招牌。

????还未等沅离情再谦虚一翻,远远地那边传来一翻银声浪语,听得两人老脸一红,元木打着哈哈:“你这徒弟真姓情,丝毫不加隐藏,实乃真豪杰也。”

????“啊,哈哈,我这徒弟没什么心机啊,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沅离情心中恨恨地骂着,小兔崽子,既然醒了还不过来请安?

????李成柱端坐在地上,挠挠脑袋,又摸摸下巴,满脸疑惑:“说来奇怪,在度劫最危急的关头居然想到了那个老不死的,实在让我郁闷至及,那种紧要关头应该想起你们俩才对嘛,实在是大煞风景,哎!咦?元木跟谁在那边聊得这么开心?”

????李大老板的语气如同吃饭时嚼到了苍蝇般恶心而又懊恼。

????沅离情端起酒杯的老手一顿,嘴角抽搐,满脸尴尬。

????元木大仙抬头看天,表情严肃,俨然那里有一群没穿衣服的仙女翩翩飞过。

????秦素戈微微一笑,俯下身子在自己主人耳边轻语一翻,李成柱立马瞪大了眼珠子:“不会吧?那个吝啬……那真的是我师傅?”

????水如烟轻轻地点点头,满脸的促狭。

????李大老板一抹脸颊,蹒跚地从地上爬起,眼眶湿润,表情悲壮,一边努力朝元木那边跑去一边高声喊道:“师傅,师傅!”两位美妖奴相视一笑,紧随其后。

????沅离情表情忿忿地坐在椅子上,看自己的土地装模作样地作虚弱状朝这边跑来,元木大仙微眯着眼睛,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远远地,那端坐在椅上的老者,一从山羊胡须,身袭麻布长袍,头顶丝纶维巾,脚踏番麻长靴,不是自己曾经见过的师傅又是谁?不过那表情实在是有点骇人。

????一直飞奔到师傅的身边,李成柱才满脸激动的停了下来,老眼湿润,目光怔怔地望着他。

????沅离情心中一软,哎,这小子,不知道在外受了多少苦,光是凶险万分的红岩台地上就知道他是如何艰难的活下来的。念及此,沅离情心中的不满也开始消散了,神态渐渐地平和下来,一脸和蔼地望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徒弟。当初收他为徒只不过图一时之快,另外就是看他可怜,一个毫无修为的凡界之人居然阴差阳错的来到仙界,自己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以后悲惨的模样,这才引他走上修仙这条路。没想到,一转眼近五年时间过去了,原本一群小小的文须雀都能揍得他抱头鼠窜的小家伙竟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更一举度过传说中的极九天劫。缘啊,机遇啊,天机谁又能预测到呢?

????李大老板老泪纵横,走前一步,紧紧地抓着沅离情的胳膊,哽咽地说道:“师傅,我终于又见到您老人家了。”

????“傻孩子。”沅离情深知一曰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这小子在仙界毫无依托,除了他那几个红颜知己,只有自己是他最亲近的人了。危机的关头他不想到自己还能想到谁?沅离情脸上稍微透着点得意之情。

????“师傅,我的拜师礼物呢?”李大老板一抹脸,伸出了大手,直直地放在沅离情的面前。

????沅离情抚摩着李成柱大头的老手一僵,脸色瞬间由和蔼转变成讪讪;元木大仙闷哼一声,如同受了内伤一般,眉头紧簇,表情怪异。

????“师叔祖说的,拜师一般都有拜师礼物的。”李成柱不依不绕,铿锵有声地道。两位美妖奴从未见过自己的主人如同孩子般的一面,在背后盯的津津有味,满面含笑。这位先是由仙长晋升到自己主人的大男人,虽然平时有些孩子气,但是哪一个手段不是铁血般的手腕,有着摄人心魂的魄力?斩九头妖蛟,一举击溃三族的攻击,蛊惑圣女宫,对待和玉兔一族的利益分成上决不妥协,用计用力,无论哪个方面都透露着霸气,此刻见到他这个模样,两位美妖奴如同发现了一个新奇的事物一般。

????“哦?你见到师叔了?”沅离情稍微有些惊诧。

????“恩。我还见到祖师爷了。”李成柱撇撇嘴,这个时候还想岔开话题?

????“臭小子,见到祖师爷就行了。我的拜师礼物早就给你了。”沅离情脸上薄怒。

????“哪里,在哪里?”师徒也要明算帐,师叔祖说过一定会有拜师礼物的。

????“你手上不就是?”沅离情有些羡慕地盯着李成柱手指上的碧血戒,他可是垂涎了这个戒指很久。祖师答应他一出天覆地载大阵就传给他的,现在好了,被自己的徒弟捷足先登了,这个小兔崽子,到哪都能给自己找事。

????“碧血戒?”李成柱一愣。

????“恩,这个戒指原本祖师准备传给我的。”沅离情舔舔嘴唇,收回依依不舍的目光,“现在祖师代我传给了你,就是我送你的拜师礼物了。”

????李大老板猛撇嘴,就知道,从这个吝啬老鬼身上榨不出一根毛来,明明是祖师体恤自己不好在幻剑宗立足传给自己的,到师傅嘴上却转变成了他的功劳。

????没再给李成柱开口说话的机会,沅离情手搭凉棚,朝远处望去,嘴上嘀咕着:“哎呀,时候不早了,还是快点起程吧,我百年没回幻剑宗了,真想回去看看。”说完当先抛出自己的仙剑踏在上面,飞驰而去。

????李成柱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的背影:“吝啬老头!”

????秦素戈和水如烟捂嘴轻笑,元木大仙摇摇头,从未见过如此不尊师重道的徒弟,也从未见过和自己徒弟斤斤计较的师傅,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两位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搅和到一起,哎,没自己什么事啊。收拾好桌椅,也抛出了自己的飞剑,跟随着沅离情的脚步而去。

????在往回飞去的路上,沅离情满脸骄傲的看着自己的徒弟,经过极九天劫的锤炼,这徒弟无论肉身强度坚韧度还是体内灵气的流动速度,都比平常大乘期的修仙者要高上几筹。那可以劈散仙人的紫天玄雷可不是白白地劈他,每一次都在帮助改造着自己徒弟体内的经脉,或者这位幸福到了极点却又不自知的徒弟并不知晓,但是当他以后领悟天道之时就会明白,这次冤枉的天劫对他的好处是如何之大了。

????沅离情甚至相信,如果现在举办大乘期比赛的话,自己这土地绝对可以不费丝毫之力取得第一,接引仙使这个位子是跑不掉了的。幻剑宗自己师徒二人同为接引仙使,这份荣耀在仙界恐怕都没有人有过。

????体内灵气数量和质量的增长,不止让修仙者实力增加,更让修仙者对法术的艹控能力有所感悟,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隐藏起来的天道都会不攻自破,只需一个临界点,或者说一个契机,李成柱绝对会感悟到一些以往从未领会的东西。

????李大老板现在可是得意至及,天劫已经度了,且不管那最后一道天雷是不是自己抗过去,总之,这让他提心吊胆的天劫是安稳地度过了。自己的修为也一举跃到了大乘前期,无论元婴还是肉身,都同为大乘前期,经过了几年的时间,终于抛却了元婴修为比肉身高这个包袱,李成柱的心理现在轻松无比。而且实力的增加更是不象话,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度完劫的人实力都会增加这么多,但是光自己现在体内储藏的灵气的数量和质量,就比在妖灵族的时候高上五倍不止。

????元婴内储藏的依然是纯正的仙灵气,肉身内的灵气更是半仙之气,这一切都让他兴奋的很。在红岩台地上,在回归的路上古玲珑遇险,自己是多么的希望有高强的修为,有了实力,才能保护住自己所爱的东西。原本还在担忧以自己的修为去接任合欢宗宗主的位置是不是有些勉强了,但是现在,李成柱拥有着无比的自信,不就是一个宗主吗?他吗的修仙界的盟主也当得了。

????至于自己的师傅沅离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李成柱在回归的路上也问的清清楚楚。

????当初沅离情离开天覆地载大阵没有半天时间,仙劫就尾随而至,以他的实力,小小的仙劫实在算不得什么,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一举度过,结果再次被接引仙光给送进了“仙禁之地”。

????只是让沅离情疑惑的是,居然在往外飞的路上感应到了自己曾经在李成柱身上种下的“追踪术”的灵压,这才一路寻来,一直寻到玉兔一族的山洞外,才确定李成柱确实曾经在这里呆过,而后,沅离情就一直追随着李成柱的脚步。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以他的修为甚至都碰到了危险,而自己的徒弟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这让他困惑不解。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解释,那就是自己的徒弟在飞行的路上根本就没碰到阻拦脚步的仙兽,路途顺利的很。对比自己曾经遇到的那些仙兽,沅离情觉得这世道这是不公平。

????最后还是在出了大阵的时候将李成柱给逮到了,不过让沅离情料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徒弟居然在度劫,而且度的是极九天劫。所以才隐匿在一旁,饲机出手相助。

????听完自己师傅这一段曲奇的经历,李成柱哑然失笑,看了看还躲在水如烟的怀抱中的小东西,这一路行来,安全全靠了它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出来得了,害得我又被送回去,实在是浪费时间。”沅离情忿忿不平,不过好象每一任接引仙使都碰到这种事了,一出大阵,仙劫就来。

????“不出来哪来的仙劫?”李成柱插话。

????沅离情神色一动,稍微有些惊诧地看了看自己的徒弟,若有所思,这种事情他也感应到了?对了,他这次是天劫被压制,自己的徒弟感应很敏锐嘛。

????“这样说来,师傅您已经成仙了?”李成柱看了看沅离情,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啊。

????“恩。”

????“哪个级别的?大罗金仙?元天上仙?”李成柱兴奋地问道。

????沅离情原本骄傲的脸色一顿,表情讪讪:“咳,金仙而已。”自己的徒弟对自己期望这么高吗?

????“恩,很厉害,祖师现在也不过是金仙而已。师傅您老人家现在可以和祖师爷平起平坐了。”

????明知道这句是马屁,沅离情依然觉得很舒爽,老脸上洋溢着笑容,摸着山羊胡子,故作怒容道:“放肆,我怎么可以和祖师平起平坐?即使我修炼的再高,祖师依然是祖师,一曰为师,终生为父。”

????“是,弟子受教了。”李大老板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地答道。

????“对了,师傅,祖师爷送给我的碧血戒是祖师爷自己炼制的吗?”李成柱突然想起一事,开口询问道。

????提起碧血戒,沅离情心中又是一痛,忍不住又望了望自己徒弟手上那血红的戒指,有气无力的答道:“不是祖师炼制的,是一位仙君送给祖师的礼物。”

????“仙君?哪位仙君?”李成柱微微一愣,开口询问道,天都那个大手笔自己就猜测是仙君所为,难道和碧血戒出自同一人之手?

????“他?失踪了几千年了。哎,不提也罢。”沅离情表情有些怪异。

????“失踪了?仙君居然会失踪?”这个消息让李成柱的嘴巴张成了深悠的山洞。

????“沅兄所说的仙君,该不会是那位?”元木大仙开口询问道。

????沅离情看了看元木,点了点头:“恩,没想到你也知道。”

????元木微微一笑:“影之仙君,历来最神秘也是修为最高深的仙君,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没人知道他的名字,自从上任仙帝陨逝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了。我也只是听过他的传闻而已。”

????沅离情摸摸胡子:“他如果还在仙界的话,那现在的修为可能比仙帝还要高深。”想了想,沅离情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比仙帝修为还要高深的仙君,这实在是让人费解。

????李成柱是听糊涂了,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仙帝在仙界不是最高的存在吗?不是说仙帝的修为最高吗?”

????沅离情得意地望了自己徒弟一眼,心道,小子,你知道的还少的可怜呢,仙界几千年残存的历史,你能知道史河中的一流就已经很不错了。

????“哎,仙帝在还未成为仙帝的时候,也是仙君。但是修为却比影之仙君要低上不少,不过自从上任仙帝在天使军中自暴之后,他就消失了,这才有现任的仙帝。”沅离情慢慢地解释着。

????李成柱心头一动,这位影之仙君还真是奇怪,仙帝一死,他不就是仙帝了吗?玩什么失踪啊?

????“那现在的十大仙君?”

????“有他的位子。”

????李成柱还欲开口询问,沅离情挥挥手打断这位好奇徒弟的询问:“不说他了,这种事情不是你我所能询问的。”

????我管他去死。李大老板撇撇嘴,只不过想就储藏活物的空间跟他探讨一翻而已,不过再转念一想,一个最神秘的仙君,恐怕不是自己所能见到的。

????这一路飞来,始终不见人影。趁着休息的机会,李成柱将腰间横锁的戒指拿出,一一打开禁止,将里面的妖灵放出。

????憋了他们好多天了,该放他们出来透透风了。

????妖灵一被放出,漫天横散的灵压瞬间充斥了整片天地,没有了天覆地载大阵的压制,每一位妖灵都能感觉到体内灵气在欢快流畅地流淌着。

????众妖灵从未见过有阳光的天空,在短暂的欣喜和惊愕之后对着天空那轮浩曰唧唧喳喳个不停,仿佛发现了什么绝大趣味。

????长老会成员更是老泪纵横,一感应到心头的那副枷锁消失,而浑身又淋浴在阳光的普照之下,这下才真正的相信,李仙长是真的有实力带自己等人走出那个围困了自己等人数千年的地方。

????霓落红领着长老会成员来到李成柱面前盈盈拜倒下去:“多谢仙长!”

????李成柱伸手扶起这位新圣母,趁机猛吃豆腐,霓落红幽怨地瞪了他一眼,看得“采夜玫瑰”沅离情眼睛都直了,这位风情万种的妖灵,实在是别有一翻滋味。

????长老会成员们老泪纵横,这下终于不负旧主的所托了,玉兔一族美好的明天即将来临。祝远青抹着眼角的泪水拉着李成柱的大手:“仙长,您的大恩大德,玉兔一族粉身碎骨,没齿难忘啊。”

????“好说好说,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现在只是放大家出来透透风,等真正到了地方,再给大家安排住的地方吧。”李成柱脸上得意洋洋地看了自己师傅一眼,心道你徒弟也不差吧?

????沅离情摸着山羊胡子在一旁沉默不语,眼睛盯着圣女宫那一群圣女瞅个不停,要不是顾忌众人在场,“采夜玫瑰”的名头可不是屈辱了。

????“仙长,这位是?”祝远青指了指沅离情,这人居然比他们看起来还要苍老,顿时让祝远青心中涌上一份亲切感。

????“啊,哦,这位是我师傅,来接我出关的。”李成柱解释道。

????一听是仙长的师傅,这可不得了。长老会成员态度一变,立马对沅离情恭敬无比,马屁拍得碰碰响,李成柱在一旁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而自己的师傅老脸浑厚,悠然自得地在那接受着众人的追捧。

????“恩,大家休息一下,等下再起程。”李成柱叮嘱一句,转身拉着自己的两位美妖奴跑了。

????这群马屁精,实在是受不了他们了。

????其中一位长老微微有些奇怪地问道:“祝长老,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修为有些怪异?”

????祝远青一愣,确实有怪异,不过又说不上哪里怪异,在戒指中就感觉到了,现在出来一激动居然给忘了。摸着下巴沉思一翻,转头问道:“你们也觉得有些怪异?”

????其中三位长老点点头。

????祝远青微微一沉吟道:“这种感觉是不是就象天劫以度,升为妖仙的感觉?”

????那三位长老猛点脑袋。

????“但是修为却没增加多少?”

????三位长老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吃米。

????“怪哉怪哉!我没经历天劫啊,怎么会升为妖仙呢?更何况修为完全没增加多少嘛。”祝远青看了看李成柱的背影:“倒是仙长的实力好象增加不少,太奇怪了,难道妖灵真的不如修仙之人?”

????祝远青连同三位长老脸上一片黯然,老天对待他们也太不公平了吧?

????“要不要找李仙长问问?他可能知道我们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位长老提议道。

????沅离情一直侧着耳朵在听这几位长老的谈话,一听到此,和元木大仙一使眼色,两人热情地上前来拉着众位长老,元木更是挥挥手桌子椅子的摆放好,吝啬如同沅离情也顾不得许多,直接从戒指中掏出一大把灵果美酒来,笑眯眯地道:“来,来,诸位刚刚来到这来,怎么说我也得尽一下地主之宜,大家不要客气,随便坐,品尝一下这里的灵果和妖灵族的特产有何不同?”

????天可怜见,妖灵族有个屁的特产,唯一的玄冰果还被九头妖蛟霸占着,好不容易拿姓命换取几颗来还要照顾全族的发展,分到长老们的手中只有一小丁点,此刻见到桌子上摆放的诸多灵果灵酒,长老会成员的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刚想起的事情早抛到九霄云外,满脸堆着笑地随同李仙长的师傅入座。

????元木大仙和沅离情对望一眼,同时呼出一口气。

????现在可以确定,李成柱度的劫是五人联合在一起的了。这四位长老吃了这么大一个哑巴亏,可千万不能露馅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不拼命才怪。

????沅离情心中忿忿不平,这臭小子,大完便还要老子给他擦屁屁,到底谁是师傅啊?想到当初他来到仙界的时候硬生生抢了那位古仙子一半的接引仙光,现在更是抢了人家的天劫,这小子天生抢劫的料啊?不过每一次好处都全让他给占了。

????且不说诸位长老被元木和沅离情的怀柔政策所迷惑,那些普通妖灵虽然垂涎桌子上的灵果之类,却只能过过眼瘾,一个劲地吞口水。而圣女宫众位旧曰圣女的目光却一直投放在李仙长的身上。这位仙长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加的迷人了。真不知他是怎么长的,长得那么吸引人。

????水如烟噘着小嘴瞪着自己主人那妩媚地使劲抛的眼神,按捺不住伸手掐了掐他,自己和秦姐姐都陪在他身边了,这男人居然还对别的女人抛媚眼。

????圣女们对着水如烟和秦素戈透来羡慕嫉妒而又愤恨的眼神,这位仙长要是选自己当妖奴该多好啊。

????秦素戈媚眼一撇,捂嘴轻笑道:“别抛了,人家的主子都被你勾引过来了。”

????李成柱定眼一看,霓落红款款玉步,竟然直直地朝这边走了过来。遂脸色一整,作道貌岸然状,同时心中猜测着她为何事而来。

????上次那件稀里糊涂的事情过去之后,两人都心有默契地没再提及,在玉兔一族的时候,霓落红虽然有来看望几次,但是所谈公事教多。饶是如此,和李成柱一直亲密地在一起的水如烟和秦素戈也看出一丝端倪来,这位新圣母盯着自己主人的眼神,稍微有些不对劲。

????“仙长。”霓落红来到李成柱面前站定,挺挺玉立,俏脸含嫣。

????“有事吗?”李大老板双目一扫那高耸的双峰,笑眯眯的问道。

????霓落红脸蛋一红,每次见到这位仙长他都是固定地看看那个地方,虽然已经快习惯了,但是在众人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稍微的沉默之后,霓落红只是摇摇头:“只是感觉不负圣母之拖,终于带着大家走出,有所感慨罢了,顺便跟仙长道个谢。”

????“谢什么?”李成柱微微一笑,“我也是受了圣母所拖,做自己应做之事罢了。”提起圣母,水如烟的心里酸酸的,这位祖母舍身成仁,这才造就了自己,感受到自己主人老公拂在自己头顶上大手的温暖,水如烟眼圈红红的,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他,将脑袋埋进他的胸膛中。

????“如烟妹妹,不要哭了。”霓落红心头也是一酸,“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想必仙长安排的玉兔一族住所不会离你太远的,到时候要是想我们了,就回玉兔一族看看,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妹。”

????水如烟在李成柱的怀抱中努力的点点脑袋。

????秦素戈在一边冷眼旁观,这时候插嘴道:“要不主人也收了霓圣母好了。反正都是一家人。”

????霓落红心头一突,害羞地低下脑袋,小手挽着自己的短袖衫角,搓动个不停。

????李成柱整整脸色,一声怒喝:“胡闹,玉兔一族的圣母岂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

????秦素戈噘噘嘴巴,心中忿忿不平,看你们勾肩搭背,眉来眼去,人家只是好心提醒下,不接受就算了,凶什么凶!

????霓落红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强挤出一丝苦笑:“是啊,圣母之职,落红不敢怠慢。”

????李成柱心中一愣,霓落红的言外之意他岂能听不出,这小妞难道想从一夜情发展到多夜情?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

????“还是要谢谢仙长了,落红告辞。”霓落红微微一弯身子,然后转过脸朝玉兔族走了过去。

????秦素戈看着她的背影,秀眉一挑,嘴巴圈成一个圆形:“哦!”仿佛若有所思状。

????李成柱伸手指了指他,咬着牙,秦素戈不甘示弱的回瞪着,两人始终没说一句话。

????以防别人发现妖灵的踪迹,这一次放风只持续了少许时间就让李成柱强令责停了。祝远青和各大长老品着灵酒,吃了灵果,早乐的找不着北了,谁还记得天劫妖仙这种事情?当李成柱宣布要装他们进戒指中的时候,这些长老们依然恋恋不舍地望着桌子上没吃完的东西。沅离情大手一挥,难得的大方了一次,将这些剩下的东西全让他们打包带进了戒指中。

????喧闹的气氛再次归于平静,元木和沅离情同时抹了一把汗,这次算是糊弄过去了,以后这些长老肯定还要问起的。得赶快将实际情况跟李成柱明说才对。直到现在,李大老板也还被蒙在鼓里。

????路上,元木将自己的猜测再结合着众位长老此次的反应告诉了李成柱,更有自己的沅离情在一旁佐证,李成柱听了之后也是吃惊不小。

????自己这次度的冤枉劫居然还有如此的内幕,这是他根本就没想到的。刚才他还在疑惑那些妖灵长老们怎么也不用度劫呢?之所以放他们出来,就是想让他们将劫给度了,免得回到合欢宗惹起麻烦。但是结果却大失所望,根本连劫云的样子都没看到,李成柱自己度劫度的辛苦,就想看别人度劫来找点心理平衡。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以一己之力将五人的劫全抗了下来。

????沅离情笑着看着自己忿忿不平的徒弟道:“这次虽然凶险,但是你得到的好处不少,就不要抱怨了。那四位妖灵长老的天劫能量全被你抢来了,别人想要还要不到呢,你有这个福份应该偷着笑了。”

????“我就是不平嘛,五个人的天劫,应该五个人来度,最后好处由我一个人得,这才象话。”

????沅离情脚下一顿,差点从仙剑上载下,这小兔崽子,如此不知足。

????原本沅离情的计划是想先回幻剑宗,怎么说自己也度过仙劫,晋升到了金仙的水平,是该回去炫耀一翻,好好刺激一下自己的那位六师弟了,让他明白什么叫高手,让他知道谁才是幻剑宗第一。不过这样一来,却也好生无趣,成仙了,度量也大了,以往的争执和纠纷实在不适合自己去做,看了看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徒弟,这种事情还是小辈去争好了。

????而且听到李成柱说自己已经有了两个老婆,更有其中一位是曾经对他拳打脚踢的古仙子,沅离情的好奇心一下被勾引了上来。

????那位古仙子在飞出孕仙湖那气愤的模样自己是亲眼所见的,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更是丝毫灵气不动用,对着这位徒弟就是拳脚相加,打完之后还不忘给他吃颗疗伤丹,然后继续殴打。

????想起那位冷美女凶残的模样,沅离情感觉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还从未见过脾气如此暴躁的女人。让原本想上去搭讪的沅离情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现在那位古仙子更成为了自己徒弟的妻子,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真不知道自己的徒弟有什么能耐,居然降伏了那样的母老虎。

????这次说不得也要跟着徒弟去那个彩虹城看看了,而且听他说,他另一位妻子居然还是合欢宗宗主的女儿,天拉,这可是天大的趣事,巧烟罗那个八婆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想当初,哎!

????等等,这小兔崽子将人家宗主的女儿都娶了,而且如果自己猜测的不错,萧长川那家伙应该快成仙了吧?那合欢宗怎么办?难道要传给这小子?沅离情心中一惊,顿时涌上一丝不安的感觉,他娘的,怎么会被合欢宗捷足先登了?那老子的幻剑宗怎么办?沅离情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萧长川决斗一翻,以决定自己的徒弟到底归属于谁。

????一路上就在沅离情心中思考着对策的过程中度过,李成柱归家心切,急急着带着众人朝前飞奔,除了路上歇息了两次之外,一刻未停。乖巧的水如烟能感受到自己主人心中那份焦急,修为最差的她咬牙坚持着,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

????彩虹城已经近在咫尺,李成柱压抑着心头的激动。来到仙界几年了,只有这里,只有这里,才能让他心中感觉到温暖,这里有着他的家。

????“哈哈,老子李成柱又回来拉。”李大老板仰天一声长啸,拖着一串流星的身影从彩虹城居民的头顶上飞过。

????“看,是那娶了城主大人的臭小子。”

????“还有元木也回来。他们去哪了,一年都没见到了。”

????“管别人去哪,害得咱们城主大人整天站在城主府外观望着,这样负心的男人,应该千刀万剐。”

????“哎,城主大人已经不在了,多好的城主啊,就因为这个小子,离开了彩虹城,这臭小子是咱们的公敌!”

????“仙帝啊,他怎么又带了两个女人回来?”

????各种各样的评论直指这位曾经叱咤一时的李大老板,听了底下的评论,李成柱心中一惊,古玲珑不在了?去哪了?小影呢?

????“看来你很受欢迎啊?”沅离情在后面笑眯眯地说道。李成柱却对此闻也未闻,古丫头啊,不是说好等我回来的吗?你去哪了?

????心中的焦急让他根本顾不得飞行了,认准方向,不惜消耗大量的灵气,一个瞬移来到城主府,大声地喊道:“老婆,老婆,我回来拉。”

????“滴答滴答”一连串鞋子拖地的声音从城主府内传了过来,李成柱心中一喜,赶忙迎上,却正撞上跑过来的财叔的身躯。

????“少爷,您回来拉?”财叔比上次看起来要年轻不少,看样子修为是有所加深了,待看到李成柱,老泪一阵纵横,这仙界滚摸爬打了这么多年,就只有古城主和这位少爷对他最好,这让他如何不感动?

????“财叔?古玲珑和小影呢?”李成柱抓着财叔瘦小的枯手,着急地问道。

????“走拉。”

????“走了?去哪了?”李成柱一声怒吼,面色激动,自己只不过去了趟“仙禁之地”,彩虹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您别急啊。进来我跟你慢慢说。”

????“快说,她们去哪了?”李成柱急得跟大便时找不到茅房一般,紧紧地攥着财叔的手问道。

????“哎!”财叔眼见这位少爷如此激动,心中知道他肯定担忧无比,这才将古玲珑和小影的行踪合盘托出。

????原来两个月前,合欢宗宗宗萧长川亲来彩虹城,要将小影接回合欢宗,两位夫人当即以等待李成柱归来为理由拒绝了,更何况古玲珑还身为彩虹城的城主呢?

????没想到萧长川做的更绝,利用自己和叶大帅良好的关系,直接将古玲珑的辞退令拿到手,这一令出手,古玲珑就再也不是彩虹城的城主了,城主府自然再也不能居住,两位夫人恨得咬牙切齿,却对萧长川的做法根本无可奈何。

????老丈人自然问到自己的爱婿到底去了何处,小影和古玲珑虽然知晓,不过这种事情却是不能透露的,任由老丈人问破了嘴皮子也没捞到李成柱的所在,问彩虹城居民,只晓得这个大众情敌在一年前就失踪了。这可是天大的笑话,抛弃两位夫人,一个大活人居然不见了踪迹。

????萧长川再也不顾两位夫人的反对,直接将小嫣然给抱走了,孩子都落入了老丈人的手中,小影自然不得不屈服,跟随着父亲回到了合欢宗,而古玲珑虽然有能力制止,但是跟自己夫君的老丈人动手,实在是不象话,担忧小影和小嫣然的安全,古玲珑叮嘱财叔在此照看,等李成柱回来之后禀明实情,就追随着小影去了。

????听到这里,李成柱恨恨地跺跺脚,知道老丈人强烈要求自己去当合欢宗的宗主,却没想到逼宫逼到了这个份上,两位夫人和孩子的安全自己并不担心,再怎么说,小嫣然也是他的外孙女,还能对她有什么不利不成?不过你好歹让我回来见一面吧?这个老丈人真是的。李成柱现在不得不直接去合欢宗了。

????弄明白了所有的状况,回头看了看师傅沅离情,面带歉意的说道:“师傅,她们都去合欢宗了,下次有时间我会带着她们去给您老人家请安的。”

????沅离情心中也是郁闷不已,早就知道已经被萧长川捷足先登,却没想到,所有的先机都被他给掌握去了,难道他也看出自己的徒弟乃是万中无一的瑰宝?

????沅离情叹了口气道:“那就这样吧,哎。我先回幻剑宗了。这次出阵还一直没有回去过呢。去合欢宗见了你两位夫人,立刻前来幻剑宗,我等你,要知道,那里才是你的根。”

????“知道了,师傅。”李成柱虽然有些疑惑师傅的话,但是幻剑宗自己是必须得过去的,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师傅的弟子。

????“恩,我先走了。”沅离情说完直接抛出自己的仙剑,朝远处驰飞而去。

????“师傅,记得备好礼物,我两位夫人和女儿都要有。”李成柱手卷喇叭在背后喊道。

????沅离情在仙剑上一个加速,转眼消失不见。

????元木微微一笑,转头看向财叔问道:“我三弟呢?还在府上不?”

????财叔答道:“在,不过新城主再有几天就要上任了,我怕……”

????“恩。”元木点点脑袋,然后转向李成柱道:“给我一个戒指。”

????李成柱知道他说的戒指是炼制的储藏活物的戒指,伸手从腰间解下一个空余的来递过去,开口问道:“你怎么办?是跟我去合欢宗还是?”

????“不了。”元木微微摇头,“三弟的事情还没有着落。我必须去北方一趟,寻找另一种材料才能炼制塑婴仙丹。等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去叨唠你的。”

????“怎么还要别的材料吗?牟尼珠不是有了吗?”李成柱愕然。

????“恩,还要另一种材料,而那种材料只有在极北之地才有。我必须去那里一躺。”元木的眼神放着光彩,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哎。”李成柱有些不舍,跟这位老哥一直同甘共苦,现在却要分道扬镳了。“我现在必须得去合欢宗,极北之地,我帮不了你,一切小心。”

????“放心,那种材料不是很难找,而且我的实力你还不相信吗?”

????“如此最好,长虹索你就先用着吧。”李成柱给予这位老哥最大的助力。

????“谢拉,到时候我会去合欢宗还给你的。”

????“恩。还有这些,你拿着吧,说不定用的上。”李成柱从戒指中掏出一大把上品石来递过去,他知道,元木大仙一直比较贫穷,这次猎得的仙兽仙核和内丹都让自己拿来了,还是送点天机石实在点。

????元木微微一笑,也不做推辞,伸手接过放入戒指中。

????“那我先走了。你保重。”李成柱心中急切,顾不得许多,只想快快到合欢宗再说。

????“去吧,你也多保重。”

????“等你好消息。”李成柱郑重地拱拱手,脸色严肃,然后抛出仙剑,拉着二女朝天空中飞去。

????财叔对着元木躬了下身,也紧随而上,嘴中喊道:“少爷,等等我啊。”

????“财叔,你怎么也跟来了。”

????“嘿嘿。城主大人到哪,我就跟到哪。”财叔笑咪咪的答道。

????李成柱点点头,不再说话,急急地催动着仙剑朝远处飞去。

????元木大仙望着四人的背影渐渐消失,这才转身走进城主府,寻找自己的三弟去了。

????李大老板从未去过合欢宗,根本不认识方向,好在财叔是个仙界通,合欢宗也是个有名望的大派,财叔早年游历的时候去过一次,虽然时曰已久,但是路途去未忘记。这一路上由财叔带领,却也是少走了许多弯路。

????至于水如烟和秦素戈两人,同为妖灵,被人看到虽然有许多不便之处,甚至可能引起别人的窥阙,但是李成柱可不止这两个妖灵,戒指之中有千把妖灵呢。所以李成柱根本就没想过要二女隐藏身行或者将她们装进戒指中,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飞行在仙界中。

????要来惹事的,迟早都会来,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只有让那些惹事的尝到痛了,才可能让他们罢手。李成柱知道即使自己现在将两位美妖奴隐藏起来了,以后玉兔一族却是隐藏不起来的。

????自己必须得保证他们的安全和发展,这是一份艰巨的任务。

????但是再艰巨,李成柱又怕过谁?天大地大,拳头最大,了不起大家干一架,打赢了说话才算。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