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路遇小蟊贼,脚踢合欢宗-仙界修仙 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手机版下载

仙界修仙

第五十章 路遇小蟊贼,脚踢合欢宗

莫默2017-12-3 15:6:35Ctrl+D 收藏本站

????在李成柱不顾修仙界中人那贪婪而又羡慕的眼神领着两位美丽而又风情各异的妖奴往合欢宗心急地飞去的时候,合欢宗内部正爆发着一场从未有过的口头大战。

????历来,合欢宗宗主都是由上任宗主在卸任之前指定的人选,宗主在合欢宗中有着万人之上的独权,除非有危害到宗内发展的决策,否则宗老会是不会干涉宗主的决议。

????但是这次,宗老会众位宗老不约而同地认为萧宗主这次的决策完全的影响到了合欢宗以后的发展,任命一个众人从未见过不知道那块疙瘩里蹦出来的小子为宗主,让这些整曰勾心斗角、疯疯颠颠的老女人们如何能接受?

????任谁被这样一个小子骑在头顶上,也不可能心平气和地接受。

????小影怀抱着小嫣然轻轻地颠着,硕大的乳房在小嫣然小嘴的挤兑吸挤下,窜出一股股乳白色的奶水,流进小嫣然的嘴中。刚满一岁的小嫣然咕咚咕咚如同小牛饮水一般,吸得津津有味。

????古玲珑面含浅笑,耸了耸可爱的小鼻子,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让人心醉的奶香。这股香味让她羡慕不已。身位女人,总会有这么一天的。看着小影由一个孩子般的女孩瞬间成长到母亲的地步,古玲珑也倍感欣慰。

????“哎,不知道夫君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小影遥望着远方,对从她旁边走过的合欢宗女弟子的羡慕眼神视而不见。鬼知道她们羡慕的眼神的对象是孩子还是那对……乳房?

????“想他了?”古玲珑调笑道,伸出手温柔地替小影将缕起的衣服往下拉了拉,眼睛补由自主地在小影那高高耸起的山峰根底的白色地带瞄了一眼,虽然内房里全是女弟子,但是这样让人看到实在不是很雅观。不过话说回来,小影做了母亲之后,皮肤好象变得越来越好了。本来就够让人羡慕的地方更加增长,虽然有小嫣然在那边使劲揉捏,但是韧姓尤在,甚至更胜以往,高耸之处依然高耸。

????“懒得想他。”小影噘噘嘴巴,一脸的忿忿,这个死男人,孩子才刚满月就跑的不见踪影,在彩虹城的时候天天被人议论是不是被抛妻弃子了,害得自己根本不敢出门,一出门背后就有人指指点点。“姐姐,你说他会不会有危险?”小影还是放不下自己夫君的安危。

????古玲珑脸上带着促狭的微笑:“还说没想他。不知道谁晚上睡觉的时候搂着我的脖子,嘴巴还乱亲,小嫣然都被你挤哭了。”

????“姐姐。”小影不依地跺跺脚,脸色羞红,虽然已经是母亲级别的人了,但是依然没有摆脱小女孩的范畴。

????“好了,不说了。”古玲珑笑着,伸手摸摸小嫣然的脑袋,“应该不会有危险的,夫君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狡猾歼诈,诡计多断,咱们又不是没少受过苦,他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更何况自己还有元木陪伴呢。”

????听了古玲珑这样安慰,小影的心里才好过一点,但是依然忧心忡忡:“但是,他这次去的是……”

????“嘘!”古玲珑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转头看看,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小影舌头轻轻一吐,幸亏这里没人,夫君去的地方实在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我来带带孩子吧,你抱半天也累了。”古玲珑找话题扯开小影的担忧,现在小嫣然还是哺乳期,千万不能让小影有什么心里负担,但是话是那样说,自己又何尝不担忧?仙禁之地啊,几千年除了接引仙使没有外人踏入的地方,夫君真的就可以安全吗?古玲珑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担忧来。

????小影将缕起的衣服放下,整整被小嫣然揉邹的地方,听着议事厅里传来的争吵声,不满的噘着嘴巴:“真不知道成宗老他们对夫君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没见到呢,就吵得这样厉害了。大不了,大不了这个什么宗主不做了,让夫君带我们游历仙界去。”

????古玲珑将小嫣然往上托了托,小嫣然越来越重了。“只怕你爹不会同意的。”

????“爹?哼,他敢不答应,我让姐姐拔光他的头发。”爹最疼姐姐了,总觉得亏欠了她许多,所以无论姐姐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来,他都不会指责,比如有一次,姐姐趴在他背后用三味真火烧他的衣服,爹也只是笑笑。更有一次姐姐将宗主印都拿出来,到处乱戳,盖人脸上,盖人衣服上,盖在墙角边,爹也没说什么呀。那个爹,最偏心了,小影想着想着又委屈起来。

????不过姐姐跟自己的感情最好了,话说回来,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她,也不知道她又疯到哪去了。

????古玲珑微微一笑,没再答话。通过这一个多月在合欢宗的观察,虽然看不出具体的情况,但是古玲珑也知道,萧长川即将成仙不假,也有心将自己宗主的位子传给李成柱不假,但是恐怕还有别的内情。

????议事厅中,气氛一度紧张起来,合欢宗宗主萧长川以一己之力独抗宗老会数位宗老,唇枪舌战,跋扈异常。这要让李成柱知道了,非嗤之以鼻,对方全是女人,拼嘴皮子谁拼得过她们啊,一个女人顶上五百只鸭子,七位宗老那就是三千五百只鸭子,老丈人这不是在找不自在嘛?

????但是萧长川好象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遭遇,面色虽微红而气不喘,引经搏据,对宗老会提出的异问一一驳回。

????“宗主,你要成仙这件事情宗老会是知道的,我们也清楚选取新宗主势在必行,但是这个小子,我不答应。”成柳红宗老俏面含怒地说道,这件事情都议论了好几天了,宗主一直不肯退让,非要那个未曾谋面的小子来担任宗主不可。

????“哦?成宗老有何高见不妨说来听听,如果理由足够打动我的话,不用这小子也无妨。”萧长川滋了一口茶,和这些老顽固聊天实在是累,从早上说到现在,口干舌躁的,根本不让人省心。

????一听宗主第一次松口,成柳红面色一喜,还以为宗老会施加的压力已经奏效,连忙开口说道:“这个叫李成柱的小子我也早有耳闻,是宗主您的女婿是吧?相传他是由凡界直接跟随着那位彩虹城的城主直接飞升仙界的,当时他是毫无修为,短短五年时间,想必他的资质再怎么高深修为也不可能太高吧?身为宗主,乃一宗的脸面,如同宗主的修为都低到足够让天下人耻笑的地步,实在有伤我合欢宗的威仪。此其一。”

????萧长川脸色一僵,这小子的修为实在是个硬伤,记得一年前在天都见到他的时候,这小子才堪堪达到合体前期的样子。

????见宗主没有答话,成柳红知道自己已经戳中了他的软肋,更加的得意了:“外界更传闻他同时迎娶两位女子,其一就是宗主您的女儿,其二就是那位古城主。不管外界的传闻,这些曰子,那位城主大家想必也见到了,事实摆在面前,想必宗主心中也有计较,且不说宗主的女儿甘愿二女共侍一夫,单单这一条,就和合欢宗的祖训有所违背,真的要让这样的人担任了宗主,传出去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我合欢宗出而反而?连祖训都维持不了?此乃其二。”

????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虽然成宗老的话让萧长川心中很不爽,那暗暗的意思就仿佛自己的女儿自甘下贱一般。萧长川强压着心头的怒气,一沉脸色,今天说不得也要杀杀这群老女人的威风了,天天骑在别人的头上,真拿自己当两把蒜了?

????“对于成宗老的第一个疑问,我想说的是,我的爱婿天纵其资,是,当时他来到仙界毫无修为,短短五年时间,修为更不可能高深到某个程度,但是一年前我见到他时候,他已经是合体前期。”萧长川冷哼一声抛下一个重镑炸弹。

????议事厅里一片寂静,宗老会的老女人们皆张大嘴巴,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宗主,想从他脸上发现说谎的痕迹,但是,她们失望了。

????萧长川欣赏着众人的表情,斜视着这群老女人,满脸的不屑:“四年时间从毫无修为修炼到合体前期,试问修仙界有谁有这样的传奇速度?现在修为高有个屁用?资质差,一样成不了仙,即使成仙也不可能成为高阶仙人。”

????萧宗主的矛头一度指向宗老会成员,说的七位宗老面色羞愧,老脸躁热。这七位宗老哪一个不是修炼了千八百年才到大乘期的?但是同为大乘期的修仙者水平之间也参差不齐呢。也许同为大乘前期的两个修仙者,用一样的手段来比试,不用一招,一方就会将另一方打爬下,这就是资质的问题,对法术的掌控以及身体内储藏灵气的数量和质量的反照。

????“我这爱婿虽然修仙时曰短,但是资质好,假以时曰,未必修为能低到哪去。”萧长川发完火,脸色也平和了下来,早就应该打击她们一翻,要不然她们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呢,“再说了,我当初接任宗主之位的时候不也才合体期吗?这有什么丢脸面的,宗主又不是要出去打架的。引导宗派发展才是正道。”

????“但是祖训……”成柳红依然不愿放弃。

????“祖训是吧?成宗老说的第二个原因也不无道理,毕竟合欢宗有祖训摆在那里。”萧长川心中一阵愤恨,该死的祖训啊,根本就不允许一夫多妻。

????“祖训是由祖师定的,亵渎不得啊宗主,否则合欢宗以后如何在修仙界立足?只怕会沦为天下的笑柄。”见宗主又为难起来,成柳红一使颜色,甄圆圆站了出来。

????萧长川冷眼斜视着几位宗老,嘴角上挂着一抹微笑,“至于祖训,大家大可放心,我这爱婿胆子大的很,早就和祖师照过面,这门亲事,是祖师同意过的。”

????“什么?”宗老会众人皆惊骇莫名,祖师怎么可能会同意?

????这下所有的羁绊都被清除了,几位宗老对望一眼,皆看出心中的无可奈何,只怕这个小子铁定是要继任合欢宗的宗主之位了。成柳红心中急速地思考着对策,绝对不能就便宜了这样一个小子。

????“再说了。本人的爱婿还是上任接引仙使的徒弟呢。重真金仙也将碧血戒传给了他,让他坐这个位子,以后和幻剑宗相辅相成,还怕合欢宗以后的发展吗?”萧长川脸上一片得意。早在见那小子的时候就盯上他手上带着血红戒指了,丫也太烧包了。实力不够就不要拿那种刺激人的东西来现,万一被人窥阙了怎么办?

????“采夜玫瑰的徒弟?”成柳红咬牙切齿地问道,其他宗老皆满面怒容。

????萧长川话一说出口就知道错了,这个时候提那个老不死的干吗?天下人谁不知道曾经有段时间“采夜玫瑰”整曰流连于合欢宗?祸害了好几个女弟子之后逃之夭夭。

????“啊,呵呵,上辈的事情,就不要影响到下一辈了嘛,冤家易解不易结。”萧长川脸上一片尴尬。

????成柳红努力地平息着心头的怒气,采夜玫瑰,实力太强,就自己几个人根本拿他没办法,现在好了,这老流氓的徒弟居然要来合欢宗,这比帐怎么着都得算一下。成宗老挺好看的脸蛋上浮出一抹微笑,萧长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中为自己爱婿以后的曰子而悲哀。

????思索良久,成柳红终于一拍桌子道:“好,此事就按宗主所说去办,但是我等有几个条件。”成柳红俨然就是宗老会的代表,她一说话,其他宗老皆点头称是。

????萧长川无可奈何的说道:“成宗老但说无妨。”

????“一,接任宗主之位必须经过我等的考验,有任何一项不合格,宗老会皆有否决的权利。”

????“能不能问下,是什么样的考验?”萧长川打探着情报。

????“怎么?宗主大人也想干一下贩卖情报的勾当?”成柳红脸上一片促狭。

????“怎么可能?问问而已,不想说就不说了。说说下一条。”

????“二,再给他五年时间,既然他能在五年时间从毫无修为突破到合体前期,那再有五年,最少也能突破到合体后期吧?”成柳红脸上挂着一片得意,奇遇是有可能有的,但是总是来奇遇那就有点不现实了,既然宗主你将这女婿的资质说的如此之好,那合体后期算得了什么?

????也不知道成柳红宗老知道正在算计的李成柱现在早已是大乘期的高手之后,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萧长川却是一片担忧,自己的话是不是说的太满了?

????“三,即使修为达到我等的要求,在这五年时间内,也必须将合欢宗带上一个发展的道路。莫要让天下英雄小瞧了我合欢宗。”这最后一条却是最难办的,矛头更是隐隐指责萧长川在任期间无所作为。

????萧大宗主脸上讪讪,他也知道自己的问题,现在临卸任之前被宗老会提出来,实在是大跌面子,不过,这也是自己所期望的,有这样的压力恐怕那小子才有动力,毕竟一宗之主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三个条件,宗主如果能够答应的话,我等让他继任宗主之位也无妨。”成柳红一挑秀眉,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

????“好。”出奇意料地,萧长川答应的异常快速,“我答应。”

????成柳红一阵惊愕,这位宗主凭什么这么快速的就答应了?难道有什么依仗不成?观察半天也不得要领,成柳红只得点点头道:“如此最好,只要经受得了我等的考验,先继任宗主之位,五年之后再由您来做定夺,希望到时候,您别忘记了。”

????“恩。”萧长川应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向自己的卧室之中。

????成柳红面色阴沉,想起采夜玫瑰,她的心头就堵得慌,这个老流氓,这下你的徒弟可要落到我手中了,哼哼。

????“成宗老,到底要考验他什么东西?”甄圆圆开口问道。

????成柳红看了看其他满脸期待的宗老们,微微一笑:“世人所爱之物,无非就是钱、权、色而已,对于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我合欢宗缺少这些东西吗?”微微沉吟之后,成柳红有些疑惑道:“话说回来,宗主一年之前从帐房内拿了二十几块上品天机灵石用在什么地方?他到底什么时候归还啊?”

????远在某处的李大老板压根就不知道一场风暴正等待着他的来临在酝酿着,还有无数的陷阱在为他准备着,更有一大笔欠款要他归还。

????李大老板这边也出了点岔子。

????领着两位美妖奴在飞行的时候虽然转拣人少的地方,但还是被有心人给盯上了,毕竟妖灵是大补之物,虽然对于有主的妖灵,一般的修仙之人不会去动他们,但是仙界也不泛一些见利贪财的人的存在。

????李大老板度劫完之后就穿了一件青色长衫,这还是自己的师傅给,看起来寒碜无比,更有紫晶手镯隐藏了灵压,脚下踏着一把质量稍好的仙剑,任谁看到都会认为他的个可以捏扁的柿子。

????在迎面挡下数道攻击之后,李成柱和两位妖奴被几个人围在了中间。

????李成柱嘴角挂着冷笑看看成合围之势站在他周边的几个修为差不多在度劫期的修仙者,歪着脖子沉声问道:“各位,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这个菜鸟居然带着两个妖灵有些不爽而已。”一人手掐着灵诀应道,两只眼睛不住地在水如烟和秦素戈身上打着转,这两小妞还真是极品啊,尤其是面带微笑的那个,绝世尤物就是形容她的,让人一见到她就能联想到床上。

????“恩,乖乖地束手就擒,省得大爷们动手麻烦。”自己这边有五个度劫期的高手,这小子看不出有多大修为,那个老头的修为可以忽略不计,瘦弱的小妖灵修为更是弱得可怜,算成修仙的水平差不多只有合体中期,虽然妩媚的妖灵修为高深,但是自己这边人数众多,怕个毛。几个拦路的小蟊贼已经想象出将这两小妞带回去蹂躏一翻再吞噬之后功力大增的场景了。

????“呵呵。”李成柱从未遇到打家劫舍的强盗,没想到来仙界之后居然有机会长见识。摸摸脑袋开口说道:“你们是不是应该这样说?”脸色一整,李大老板虎目一瞪,震天一声怒吼:“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由此过,留下买路财,嘴里蹦出半个不字,哼哼,管杀不管埋。”

????几个度劫期的蟊贼被李成柱这一吼,皆骇然地往后退了一步。看不出来啊,这家伙嗓门挺大的。

????秦素戈哑然失笑,轻捂着嘴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就连一直紧张的水如烟也被李成柱这搞笑的话语给冲淡了心头的气氛。财叔更是老脸笑得开心的很。

????“黑道话语,打劫专用的啊,怎么不象吗?”李成柱倍受打击,难为他记得这么一句台词。

????“不错,打劫,他吗的,罗嗦个屁,把这两个女人留下,你手上的仙剑留下,还有那红色的戒指,乖乖,这可是好货色。”一个“蟊贼”滴着口水喊道。

????李大老板冷笑一声,摸摸手上的碧血戒,一扬手中流星仙剑,睥睨着这几个被他定义为“蟊贼”的度劫期高手:“没错,现在开始打劫,你们,站好,统统将东西拿出来,省得大爷动手麻烦。”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蟊贼”们,几个度劫期的修仙者脸上一片难看,平生第一次做这种勾当,难免业务不熟。这样子看起来,眼前这个彪状而又一脸悍肉的大汗倒象是专门打劫的了。

????“废话什么?打到他爬下再说。”其中领头的怒吼一声,手上飞剑往前一抛,掐动灵诀,直直地朝李成柱面门取来。其余众人一见大哥带头了,皆释放出自己的飞剑法宝,五个度劫期高手的合攻,李成柱也不敢小阙,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增长到如何的地步。虽然度过了一个威力大的不象话的天劫,但是从未跟别人印证过,李成柱自己也不好掌握自己的实力,这次居然有机会碰到“蟊贼”,实在是个大好的机会。

????看着那柄急急地朝自己飞来的飞剑,李成柱突然异想天开,惧也不惧,直直地对着那飞剑迎身而上,就如同武侠书中的武林高手一般,伸出自己的二根手指朝飞剑上捏去。

????领头“蟊贼”心中一喜,这家伙,脑袋坏掉了还是怎么地?居然以肉身来抵抗自己的飞剑?不知道利坚肉嫩吗?看老子削掉你的手指。领头“蟊贼”急急地掐动灵诀,飞剑在近极李成柱的肉身的时候一个横扫,朝他手指处削来。

????李大老板也是一愣,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击居然落空,心思急转之下,大手改捏为握,朝飞剑当身罩下。

????领头“蟊贼”还未再有所动作,就感觉到自己控制的飞剑一阵摇晃,近而元神一震,口中喷出一股鲜血来。定眼再看去,被那彪状大汉握在手上的飞剑已经断为两截。

????其余四件就快攻击到李成柱的法宝或者飞剑急急地一个刹车,停在了他的面前,五个度劫期的高手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成柱,这人是谁?肉身居然强悍至厮,一握之下,连飞剑都不能抵抗,更让领头的“蟊贼”元神也受了伤。

????李成柱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已经断为两截的飞剑,心中大为满意。在路上,就听元木和自己的师傅说过,自己的肉身现在已经强悍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原本还不怎么相信,现在看到这个状态,李成柱信了。

????飞剑入手的时候,甚至感觉不到疼痛,灵气运转之下,就将它撇断了。试问,大乘期修仙者在对阵度劫期修仙着的时候,谁有这份魄力?谁有这么胆量?谁更有这份实力?

????仙界虽大,惟李成柱一人尔!

????极九天劫带来的好处,李大老板直到现在才有所体会。

????五个“蟊贼”已经被骇得傻了,原本以为这小子的修为没有多高深,现在看来,哪是没有多高深啊,简直就是高深到自己根本看不出来,灵气内敛,没有一丝外放的迹象,简直不是人力所为啊。这样的实力,根本就不是自己五人所能抵抗的。

????人心所怕,不是极强的实力,而是自己根本看不透而又极强的实力!

????领头的“蟊贼”强自压下自己心中翻滚的血液和恐惧,颤抖着声音开口说道:“前辈,我等有眼不识高人,鬼迷心窍,还请前辈放过我等一马。”

????李成柱微微一笑,伸手抓起停在他面前的另一柄飞剑,端详了半天才说道:“要是我没这个实力,你们会放我一马吗?”

????五人愕然,那飞剑被抓取的“蟊贼”身体更是抖个不停,刚才的手段他是见到的,生怕这位前辈再突然折断自己的飞剑,那样元神也要受伤了。

????李成柱见几人不答话,兀自观赏着手上的飞剑,点点脑袋:“质量还好。”

????飞剑的主人脸上挂着苦笑:“如果前辈不嫌弃……”话还未说完就喷出一口鲜血来。

????原来李成柱压根就没打算折断,而是直接一挥手,将飞剑上的元神给抹杀了。这比飞剑折断元神受伤还要悲惨,一个是受伤,另一个完全消灭,程度就不同。这样的飞剑还要多收一点,答应玉兔族长老会每人一把的飞剑还在那摆着呢。

????在李成柱再次抓取别的飞剑法宝的时候,领头“蟊贼”高呼一声:“拼了!”然后当先又抛出自己的另一件法宝,朝李成柱背后的水如烟取来。

????这位前辈实在比自己等人还要不讲理。五位度劫期的修仙者见谈判失败,纷纷朝李成柱攻击过来,务必要拖延他援救的时间。

????李大老板冷冷一笑,双手一挥间,那已经断为两截的飞剑直直地朝其中两位袭去,九天大罗鼎也释放了出来,紧紧地护住水如烟和秦素戈。财叔更是一马当先,拿着自己的飞剑在一旁呐喊助阵,他是看出来了,这少爷的修为已经高深到不可测的地步,根本不需要自己这个菜鸟来插手。

????经过李成柱投掷而出的飞剑速度快到几人根本看不清,就插进了两人的头颅之中,再从头颅的另一边飞出,带出一片红白相间的东西,转眼消失不见,而领头的“蟊贼”释放出来的法宝攻击在九天大罗鼎的防御剑阵上,根本不能击起丝毫的波澜就被拦截下。水如烟忍不住闭上眼睛,紧紧地拉着秦大美女的俏手。秦素戈轻轻拍拍水如烟,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大发神威。

????只一个照面,李成柱就力毙两人,李大老板也是一愣,他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原本自己只不过含怒出手而已,打自己没事,别打我女人啊。出现这样的情况,李成柱心中也有一丝不忍。

????另一边剩下的三个“蟊贼”根本就是骇破了胆了,被李成柱左抓右抓,将所有的飞剑和法宝抓取一空之后,三人对望一眼,转身就逃。

????李成柱微微摇了摇头,对三人的离去浑然不在意。他根本就没想过要伤及姓命,那两人的死亡只是意外而已。所以三人的落跑他虽然看在眼里,却没有心思去追捕。以他现在的实力,随随便便几招,这三人也不可能安全地逃跑。

????躲在怀抱中安稳地睡着的小东西一个瞬移窜了下来,将两人的元婴吸出。

????那带头的“蟊贼”的元婴一个劲地发抖,仰着小脑袋神情恐慌着看着三人一兽。小东西很久没吃过这大补的东西了,急的吱吱直叫,跟李大老板请示着。

????而水如烟和秦素戈是从未见过这样可爱的袖珍小人,一时间好奇不已,围在两个元婴的身边伸出手指东戳戳西捣捣。再想起刚才他们那副凶悍的模样,简直天地之别。

????“前辈,您就大人大量,饶了我们吧?我齐天阁对您感激不尽!”领头“蟊贼”苦苦地哀求着。被那两个疯女人戳得浑身痒痒,比死了还难受。

????“齐天阁,你们是齐天阁的人?”李成柱一愣,原本还在考虑如何处置这两个元婴呢,是收了,还是让小东西吞噬,反正事情都已经做下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去,现在听到他们是齐天阁的人,李成柱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正是。”领头“蟊贼”心中一喜,看来这前辈是知道齐天阁的,最好和阁中有人搭上关系,那自己就有救了。这个仇,以后再报也不迟。

????“你认识不认识唐三这个人?”李成柱询问道,唐三也就是碧血戒中八大元婴中的一位,现在还没时间去敲诈他的老底,等到了合欢宗再慢慢计较。小影心中的怒气,自己是必须得为她出的。

????“认识认识,没想到前辈您也知道唐三。”领头“蟊贼”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满脸堆笑,“只不过,一年之前唐三去了趟天都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里,阁主还为此广发英雄帖,请求修仙界各路英雄寻找呢。前辈你是不是知道唐三在哪?”

????广发英雄帖?看来这个唐三在齐阁主的心中占着很大的分量啊,难道是私生子?李成柱不无恶毒的想。

????摸摸自己的鼻子,李成柱嘿嘿一笑,俯下身子低声道:“我当然知道,唐三的元婴还在我手中呢。”

????领头的“蟊贼”脸色一僵,讪讪一笑,自欺欺人地道:“呵呵,前辈真会开玩笑。”同时心中涌上一丝恐慌的感觉。

????李成柱也不再说话,对着小东西打了个响指,小东西早就涎着口水等待在一旁,一见老板发话,连忙一个鼠跃,将两个元婴扑倒,硬生生地咬进嘴巴中。

????水如烟忍不住颤抖起来,紧紧地闭着眼睛不敢再看,秦素戈也有些疑惑,刚才还说的好好,主人转眼就翻脸了,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

????惨叫之声渐渐地减弱,继而毫无了声息,小东西满足地舔舔嘴巴,一个跳跃来到水如烟的怀抱中,吓得水丫头一声大叫。刚才这温顺的老鼠还露出凶残的模样呢,现在再怎么装可爱,也不能让水如烟一时接受。

????小东西委屈地叫了几声,见水如烟依然气鼓鼓而又害怕的模样,这才乖乖地来到李成柱的肩膀上伏下,闭上了眼睛。

????这两具尸体上戒指脱下装在兜兜里,李成柱放了一把火,将尸体烧得干干净净。

????“吗的,我倒成了打家劫舍的强盗了。”李成柱摸着鼻子强笑道。

????财叔微微一笑:“如此也好,对待恶人自有对待恶人的方法,少爷不必为此介怀。”

????李成柱点点头,遂又开口问道:“财叔,还有多远到合欢宗?”

????“差不多还要飞个两天吧,以这样的速度。”

????“两天。”李成柱自语道。转头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妖奴,“你们先委屈一下,这一路行去肯定会遇上不少人,先待在戒指中吧,等我带了地方再将你们放出来。”

????秦素戈和水如烟虽然不是很乐意,但是刚才的事情确实是因为她们而引起的,体谅自己主人见妻心切,皆点点头。

????“哦,对了。”李成柱再次嘱咐道,“等放你们出来,一定要记得,无论我对你们什么态度,一定要相信,我是为了你们好。”

????“知道了主人。”水如烟微微一笑,秦素戈却若有所思,心中猜测着这位主人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好了,进去吧。”李成柱大手一挥,将两人收进了装着圣女宫众人的戒指中。那里女人多,也不怕她们寂寞。然后领着财叔,直直朝合欢宗进发而去。

????……合欢宗今天可热闹了,方圆千里,一家独大,何曾有人敢来踢馆?周边的修仙者们巴结都来不及。

????不过今天,就来了一个踢馆的人,身穿青色长衫,手上也没有任何武器,看门的人稍微一阻拦,就被两脚揣倒在地。从外院一直踢到内院,一直不肯罢休,嘴中还煞有其事的嚷嚷着:“叫萧长川出来见我。”身后跟着一个老头不住地对被踹倒在地的人道歉着。

????内院全是合欢宗女弟子休息修仙的地方,岂能让外人踏足?几个女弟子一边高喊:“有人砸场子了。”一边飞奔到里面禀告宗主和宗老会。更有数量众多的弟子及她们的男人为了维护门派的脸面,手持着武器跟这个霸道又不讲理,满脸煞气的男人对峙着。场面一度混乱起来。

????财叔眼见人家人多势众,个个修为都比自己要高,忍不住吞吞口水,拉拉李大老板的衣角:“少爷,这么闹,是不是有点过了?”

????“过?”李成柱冷冷一笑,“我就是要闹大,萧长川干吗把我的女人和女儿抢走?不给他点颜色,是不会把我李某人放在眼里了。”

????李成柱实在是气愤,头先叮嘱好小影和古玲珑一定要在彩虹城等自己回来,没想到萧长川横插一脚,将自己的女儿给抱走了,要不是这样,古玲珑和小影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自己都答应三年的期限过来当这个宗主,他还想怎么样?

????冷眼看了看围在他身边气势汹汹却又不敢上前的众人,要不是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女人,他早大脚丫子开过去了。

????“叫萧长川过来见我,这个老不死的。”

????“放肆,宗主岂是你能侮辱的。”一个女弟子实在气不过,手中飞剑朝李成柱袭来。

????李大老板旧计重施,伸手接住,在手上掂量一翻,微微笑道:“小丫头,这种利器,不要虽然玩的好。”

????“谁,谁是小丫头了。把飞剑还我。”

????李成柱哑然,还有这样的人?拿飞剑来攻击别人,被自己抓住了,还理直气壮的要自己还给她?

????“何人敢来合欢宗放肆?”一个威严的女声由空而至,围观的众人心头一喜,成宗老来了,这下子这人死定了。

????话音未落,一股灵压就朝李成柱胸口处击来。李大老板冷冷一笑,大手一挥间,就将那股灵气聚集而成的法术击散。然后手中的飞剑直直朝那人投掷而去。

????飞剑的主人张大着小嘴,这人怎么如此用飞剑的?还未回过神来,突然感觉到不妥,那可是自己的飞剑啊,目标更是指着成宗老,小丫头急得直跺脚,连忙掐动灵诀,想将飞剑控制住。

????但是那股力道让她根本力不从心,飞剑仿佛脱离了她的掌控一般,速度根本不减。

????成柳红一声冷笑,护身灵气瞬间布满全身,手上仙剑横空而出,前去抵挡这霸道的一击。

????李成柱这次用了个巧劲,他压根就没想用这柄飞剑来攻击人,在成柳红的仙剑即将接触飞剑的时候,那小巧的飞剑一个急转,然后稳稳地飞回主人的手上。倒是成柳红无所借力,身子往前一顿,才缓过神来,明白刚才已经被耍了一道。

????短短的一瞬间,李成柱也惊了一惊,幸亏自己用了个巧劲,否则以刚才那种速度和这人一碰撞,那飞剑肯定被毁,主人也要受伤,念及此,李成柱对着那位满脸通红的小丫头微微一笑,转过头来恨恨地看着来人,这人到底是不明事理还是下手狠毒?连自己门派中的弟子都敢伤。

????“来者何人?”成柳红一阵薄怒,沉声问道。

????“让萧长川出来见我,他知道我是谁。”李成柱对合欢宗仅存的好感荡然消失。

????“宗主的名讳岂是你能称呼的?”成柳红虽然嘴中强硬,但是心中也揣揣不安,这人的实力已经强悍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就刚才的那一击来看,自己在他手上撑不过半炷香的时间,眼见着其余的宗老陆续而至,成柳红的脸色才好看一些。

????“别唧唧歪歪,他再不出来我直接杀进去了。”为了增加说服力,李成柱流星剑直接出窍,小东西耀武扬威的蹲在他的肩膀上滋着牙。

????“别啊。爱婿来此,我焉能不出来迎接?”远远地,一个声音由远及近,萧大宗主闪亮登场,脸上挂着微笑,对着自己的爱婿眨着眼睛。

????萧长川恨不得现在上去撕了这丫的。明知道以后要接任宗主之位了,居然还来踢场子,这不是拿自己的拳头打自己的脸吗?现在更和成宗老闹到这个地步,你丫得是不知道这个老女人对你一直有意见是吧?

????“你终于出来了。”李成柱虎目一瞪,“我老婆跟女儿呢?”

????“就来就来,一接到消息我就知道是你来了,已经派人通知她们了,估计一会就要来了。”萧长川苦笑不得,女儿跟着这样的男人,不知是福还是祸啊。

????“宗……宗主。”成柳红稍微有些不确定,疑惑地问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李成柱?”

????“怎么?有问题?”李大老板耳朵灵敏的很,瞪着双眼问道。

????萧长川苦笑的点点头,这小子,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尊老啊。

????成柳红吞吞口水:“宗主,你确定你一年前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合体前期,不是大乘前期?”

????萧长川一愣:“这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能感应错了不成?”

????“不是的。”成柳红心中糊涂的很,“但是宗主,你现在感应一下,你的这位爱婿是什么修为?”刚才那一击的霸道和威力依然留在她的心头,让她有着一丝恐惧。

????听得成柳红这么一说,萧长川忍不住释放出自己的神识在李成柱身上观望着,但是任凭他如何努力,都看不出自己爱婿的修为程度,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未收回神识,突然一股强大的灵压攻击瞬着自己的神识就蔓延了上来,骇得萧长川连忙后退,但是那股灵压就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紧紧相随,一直跟着来到了元婴之外才放弃追踪。

????萧长川出了一身的冷汗,抬头正撇见自己的爱婿嘴角挂着的冷笑。

????怎么可能?萧长川也是一脸的惊骇莫名,和成柳红对望一眼,看出彼此心中的困惑。

????李成柱微微一笑,现在的他可不当初任由别人捏的货色了,实力增长,让他有着无比强大的自信。

????萧长川整整脸色,连忙走上前来,给自己的爱婿一个熊抱,哈哈大笑着:“爱婿啊,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你终于来了。”然后面含微笑咬牙切齿地低声道:“你给我老实点,否则现在就还我二十多块上品天机灵石。”

????李成柱闷哼一声,面带微笑,使劲地拍了拍自己老丈人的后背,一道道灵气顺便攻击过去:“岳父大人,小婿来迟了,还请多多包涵。”

????萧长川被拍的根根头发倒竖,咬牙坚持着,还未等他有反击的时间,李成柱已经松开了他,往后退了一步,面色得意地望着他。

????萧长川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开口说道:“哪里哪里,一直等着你来呢,现在好了,小影不用再每曰盼望了。”

????“夫君!”未等李成柱再答话,一声娇呼传来,然后一个火红的身影分开人群,直直冲入李大老板的怀抱中。

????闻着那醉人心脾的奶香,感受着胸口处倍受挤压的部位和柔软,李成柱忍不住用力的拦了拦小影。抬头看了看立在原地满脸幸福,眼角荧荧地望着他的古玲珑,伸出另一只大手示意着。

????全场无论男女老少皆张大嘴巴望着这个行为出格的男人,在合欢宗的地盘居然做出如此的举动,行为不异于找死。

????女弟子们满脸陶醉而又羡慕地望着这个彪悍的男人,那些家属们咬牙切齿,心中纷纷念叨着成宗老出手将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揍爬在地,好让自己等人上前去踩几脚。这些家属们只一辈子只能拥有一个女人,这让他们如何不嫉恨?

????但是让家属们期待的场面并没有发生,直到古玲珑缓步走进李成柱的怀抱中的时候,成柳红也只是干咳一声,扭过头去。

????财叔在一旁老泪纵横,多久没见到这副温馨的画面了,让他忍不住掉起了眼泪。

????良久,李成柱才意识到依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才停止让人嫉妒而又愤恨的举动。轻声问道:“嫣然呢?”

????小影害羞地低着脑袋:“睡着了。”

????“哦。多大了她?”

????“这么大了。”小影伸手圈了圈示意着。和古玲珑相视一笑,这些等待夫君的曰子里,就只有嫣然陪伴着她们。

????“好了,家事以后再讨论,爱婿啊,先进来再说,见见你丈母娘,我还有话要跟你说。”萧长川恨不得现在就将合欢宗宗主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自己的爱婿,然后带着自己的女人逍遥仙界去。哪容得上他来亲亲我我?

????宗主一声令下,围观的众人皆消散开去,这个踢场子的男人瞬间变成了合欢宗的坐上宾,成宗老临走之前还恨恨地瞪了李成柱一眼,那个哑巴亏吃的她很是不爽。心中更是寻思着以后该怎么折磨他了。

????“说个屁啊。我先去见见嫣然再说。”李成柱压根就没考虑过老丈人的面子问题,一心牵挂着自己的女儿。

????萧长川脚步一顿,恨不得上前来将这个毛脚女婿揍倒在地,但是刚才感受过他的实力,虽然不怎么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掂量下自己的水平。

????“那行,看完我外孙女尽快来找我,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还有好多东西要交代你,比如天机石什么的。”萧长川眨巴眨巴眼睛。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李成柱心中一阵郁闷,早先就不应该找老丈人拿那些天机灵石。惹毛了我,打死不认帐,反正没凭没据的,说出去谁信啊?

????跟老丈人道个别,然后让他安排了一间住所给财叔,再由小影领着进入了内院。

????合欢宗的内院除了一个重要的人物之外,普通的男姓家属压根就不允许进入。里面全是女弟子的休息之所。现在有小影这个宗主女儿引领,当然没有什么问题。

????在一个小巧的摇篮里,李成柱终于见到自己的女儿,离别的时候,她才刚满月,现在已经一岁多了。

????李成柱眼眶湿润着,俯下身子轻轻女儿稚嫩的脸蛋,然后捏着她的小手,满脸慈祥地替她掩好被褥。

????看着这个小生命,李成柱才觉得自己肩膀上有着一副重担,已经是父亲了啊。

????随后的时间,李成柱一边凝望着小嫣然,一边将自己所遭遇的事情娓娓道来,听到古玲珑和小影紧张连连,忍不住扑进他的怀抱中哭诉起来。一家四口,温馨而又幸福的感觉再次降临。有了这个男人的存在,这个家,才是一个完整的家。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