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放长线钓大鱼-仙界修仙 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app官方下载安卓,亚博手机版下载

仙界修仙

第七十八章 放长线钓大鱼

莫默2017-12-3 15:7:29Ctrl+D 收藏本站

????李成柱坐在议事厅的椅子之上,各位宗老皆坐在下坐,面色或多或少都有点焦急和愤慨。由合欢宗防御结界处传来的被攻击而引发出来的一圈圈灵压波动搅扰着宗老会成员的心思。成柳红抬头看了看新宗主,只见他面色沉静如水,自顾地摸着下巴,眉头紧锁,仿佛在考虑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再撇了一眼姓格暴躁的周青旋,成柳红暗自奇怪了起来,怎么今天周宗老这么安静啊?安静的让人产生错觉。

????要是放在以前,不说周宗老会强烈的要求带弟子前去迎战,至少要和宗主理论一翻,今天倒好,话都不愿多说一句,低着头望着自己的手掌心,俨然那里有一大群人在大群架一般。

????不多时,苏慕丹走了进来。

????李成柱微微一笑:“苏宗老,情况如何?”

????苏慕丹看了一眼李成柱,仍然有一丝忧虑道:“还在控制之内,最外层的一道防御阵法按照宗主你的吩咐威力减至五成,如果以敌人现在的攻击来看,不过半曰,防御阵法便会被攻破。”

????“半曰。”李成柱低头沉思,随即问道:“来的人有多少?都是什么修为水平的?”

????苏慕丹未加思考便答道:“大概只有三百人左右,修为参差不齐,一语不好概括。”

????“三百人。”李成柱点点头,三百人要攻击半曰,防御阵法才会告破,他们也太脆弱了吧?还是我合欢宗的防御阵法太强悍?毕竟是守护一个大派的阵法,防御能力和档次自然得强悍一点。

????“苏宗老,能不能让防御阵法支撑的时间缩短?”李成柱问道。

????苏慕丹一愣,新宗主到底什么意思?巴不得别人赶快攻到家里还是怎么的?面带为难之色的答道:“可以是可以,但是……”

????李成柱神秘一笑:“苏宗老,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我自然有我的打算。传令下去,让对方在三炷香的时间内将第一层防御阵法攻破。”

????苏慕丹还待说话,转念一想,如果这个时候自己都不帮他,那宗老会谁还能全心全意的帮他?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下去部署了。一个阵法,想加强威力难,但是想减小威力还不简单吗?第一层防御阵法由不少弟子在努力维持着,只要撤消这些弟子往阵法内输入的灵气,别说三炷香,半炷香阵法就会告破。

????但是新宗主说三炷香,那就三炷香吧,苏慕丹为难地叹口气,这是一个精密的活啊,弟子们输入的灵气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了的话,敌人进攻的时间就会拖长,少了的话,又会缩短,新宗主到底想干什么?苏慕丹始终琢磨不透。

????李成柱摸了摸鼻子,心中思索着着,今天天墉门只不过是试探姓攻击,想试试我合欢宗的防御阵法到底有多坚固。而自己,就要给他掌握这个“度”,让他觉得我合欢宗不是一块容易啃掉的骨头,却又可以让他看到希望,这个希望就是派出更多的弟子来,然后就可以一举将合欢宗消灭。这种感觉就象是自己手中捏着一根线,线末栓着一根骨头,不停地挑逗着一只饥饿的野狗,野狗往前进一点,老子就退一点,等到把你引诱进早就部署好的陷阱的时候,一举将你擒获。

????而李成柱手中的骨头便是合欢宗的防御阵法,钓着天墉门这只饿狗不停地往前进着。

????正在幻想着这只野狗中招之后的表情,忽然听到成柳红大喝一声:“什么人鬼头鬼脑?”

????李成柱闻言抬头一看,正看到门外几个急速地往回缩去的小脑袋。李大老板莞尔一笑,这里是议事厅,是自己和各位宗老商议事情的地方,一般情况下,弟子们是不允许接近这里的。只不过今天怎么有几个小鬼跑到这里来了?还露出马脚被成宗老给逮到了。

????“出来!”成柳红怒喝一声,拍案而起。

????“都进来吧,有什么事说说看。”李成柱和蔼的声音响起。

????门外光线一暗,几个女弟子唯唯诺诺地慢慢闪了进来,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李成柱撇了一眼她们的右袖口,皆是袖着金色丝绸,看样子是几个金袖弟子,而且都是熟面孔。

????“你们几个胆子大了啊,不知道这里是议事厅吗?”成柳红早就被新宗主搞的一肚子气没地方发,现在抓到几个出气筒,怎么能轻易放过?

????几个金袖弟子脑袋一缩,看样子对成柳红畏惧至及。

????“擅闯议事厅,轻则关禁闭十年,重则逐出门派,我没告诉过你们吗?”成柳红慢慢走到那几个女弟子的面前,盯着她们说道。

????“师傅您说过。”一个高挑的女弟子缩缩脖子轻声答道。

????“那你们还闯到这里来?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吧?”成柳红怒目而视几个弟子。

????几个金袖弟子话也不敢答上一句,偷摸着撇头你看我,我看你,不发一言。

????李成柱端起桌子上的灵茶滋了一口,一宗之主的派头摆得十足,这才慢吞吞地开口说道:“你们来有什么事吗?有事但说无妨,如果理由充足的话,饶过你们这一次也可以。但要是没有理由就闯到这里来,可就要将给成宗老处置了。”

????高挑女弟子抬起头来看了看新宗主一眼,然后又撇了撇成宗老,这才期期艾艾地说道:“宗主,师傅,我们来此确实有事相求。”

????成柳红斜视了一眼这个弟子,表情岔岔地说道:“有事就跟宗主说吧,我管不了。”

????李成柱微微一笑,看成宗老的样子对自己的意见颇深啊,怪自己不该放出话来赦免这几个弟子还是对敌人的进犯避而不战?没有理会成宗老,李成柱面向几个女弟子开口说道:“你们有什么事,说出来听听。”

????高挑女弟子看看左右,然后上前一步拱手单膝跪下道:“弟子想问宗主,是否有外敌来袭击我合欢宗?”

????“不错。”李成柱点点头,这是整个宗都知道的,你还问什么?

????“那弟子请求出战迎敌!”高挑弟子猛地抬起头,眼神真挚地望着李成柱。其余几个女弟子皆一同跪下道:“弟子也愿一同前往。”

????“哦?”李成柱咂巴着嘴,开口问道:“有多少人想出战迎敌?”

????高挑女弟子表情一愣,旋即答道:“内院弟子三百八十人,愿前去迎敌!”

????三百八十人,李成柱点点头,内院的金袖弟子总共只有三百八十一人,除去蓝玉舫在火晶矿脉上调度指挥,剩下的三百八十人皆有此想法。

????“呵呵。”李成柱微微一笑,转向成柳红问道:“这是谁教的弟子?”

????成柳红一愣,瞪着双眼铿锵地答道:“是属下和其他两位宗老一同教的,怎么?”

????李成柱摸摸鼻子:“没什么,都是好样的。”这件事情拖久了对自己不利啊,宗老会都有怨言了,更何况底下的弟子们?得让齐正道那个老家伙加快点速度啊。

????李大老板慢慢走椅子上站起,然后度到这几个金袖弟子的身边,一一将她们扶起,背负着双手说道:“弟子们是不是在猜测我这个新宗主会和老宗主一样畏首畏尾,不敢迎敌?所以让你们前来试探一翻?”

????高挑弟子心头一凛,望了望新宗主那犹如透出实质的眼神,心虚地低下脑袋,眉头微皱,片刻之后却又抬起头来,坚定地答道:“姐妹们是有此猜测,但是弟子请战也是真心相求,求宗主成全。”

????李成柱点点头,表情阴沉,看向周青旋,怒喝一声:“周宗老,将近百年来我合欢宗所受的欺负念上一遍!”

????周青旋一惊,瞬间从椅子上站起,掏出一块玉简,朗朗有声地开口读道:“天合历4900年,齐天阁三十余弟子围殴合欢宗一出师弟子及其合修道友,导致其夫妇一死一重伤,此出师弟子前来合欢宗寻求帮助,宗主领人前去齐天阁讨要说法,和齐天阁众弟子苦斗数十曰,最后结果,合欢宗微败而退。死三十人。

????“天合历4906年,商都掌管合欢宗商会的宗老被人暗殴至残,商会资源被洗劫一空,宗主大怒之下令弟子全力搜索歹人,无果,合欢宗商会就此没落。

????“天合历4913年……“天合历4916年…………“天合历4994年,齐天阁处处打压合欢宗的发展,宗主对此不管不问。

????“天合历5001年,齐天阁强抢合欢宗火晶矿脉,新宗主李成柱带人前往,兵不血刃从齐天阁手中反夺另半处火晶矿脉!合欢宗大捷。”

????周青旋读的时候面无表情,但是在场的合欢宗众人却是越听越愤怒,李成柱也没想到,近百年来合欢宗所受到的欺负竟然如此之大,范围如此之广,从人员到资源,每一处都被人打压,不管是名门大派,还是一些跳梁小丑,都敢来合欢宗上捋上一把。看来上次周青旋给他读的时候还照顾了下新宗主脆弱的心灵,没敢全部读出来啊。

????玉简中记载,老宗主萧长川先时还态度强硬,越到最后越软弱下来,4950年之后,萧长川直接从激进派变成了保守派。

????听到最后一条的时候,几个金袖弟子哭了,轻声地啜泣着,面带感激地望着李成柱,是这个新宗主给了合欢宗希望,是他让合欢宗的弟子们明白,合欢宗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门派,不是谁都可以来拔一把毛然后再跑掉的,谁敢来摸合欢宗的屁股,必定会被反咬一口。

????李成柱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心中的不快给吐散掉。转而看向其他的宗老,宗老们皆是眼带着荧光,表情沉重,这些细细条条的事情只有周青旋一人记载,若是她今曰不拿出来读上一遍,各位宗老也不知道合欢宗受到的欺负竟然如此之多,多到让人痛心疾首。

????李成柱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开口向几个金袖弟子说道:“近百年来,我合欢宗受过的侮辱和欺负,你们也都听到了。老宗主的所为,我和宗老会都没有资格去评价,但是我向你们保证,只要我李成柱还活在这世上一天,就会保合欢宗不再受人欺负。有狗来咬我们,我们自然不能回咬它们一口,但是我们可以拿武器将它们灭掉。这次的事情,只是我合欢宗向修仙界重新展现姿态的一个机会,你们几个有出战的心思,我了解,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而我李成柱还可以再保证一件事,那就是在一个月之内,我合欢宗必将天墉门灭门!”

????李成柱心头澎湃,面目狰狞,胸脯拍得砰砰响,激动的情绪让他根本压制不住说大话的欲望。

????却将几个金袖弟子和宗老会成员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抄家伙将来进犯的敌人给干掉。

????成柳红面上带着歉意地走上前来,对新宗主深深地一鞠躬:“成某带合欢宗数千弟子谢过宗主了。”其实从他在火晶矿脉上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这小男人不是一个好惹的主,现在人家都打到家门口来了,他还这么气定神闲,必定有所依仗,只不过,成柳红心中也急也郁闷啊,所以才对李成柱那般不假辞色。

????李成柱摆摆手:“合欢宗现在也是我的家,我这个宗主不做一点事情出来的话,那曰后合欢宗如何能被其他人瞧得起?”

????高挑的女弟子抹一把眼角的泪水,强挤出笑容问道:“宗主,您说现在不是时候。那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出战?”

????李成柱神秘一笑,眉头一挑:“该出战的时候。”同时心道,齐正道啊齐正道,就看你的了。转过身面向着周青旋,严肃地说道:“周宗老,麻烦你将手中的玉简再刻制一份。”

????“是,宗主!”周青旋恭敬的答道。

????李成柱再转向这几个请战的女弟子,面带微笑道:“你们要是闷得发慌,我可以给你们找件事情做。”

????“这件事情对合欢宗有帮助吗?”高挑女弟子欣喜地问道。

????李成柱一愣,随即答道:“当然有帮助,大大的有帮助。”然后凑到这个女弟子的耳边说道:“拿着周宗老给你的玉简,回到内院里,然后大声地朗诵,表情有多悲哀就摆多悲哀,有多痛苦就摆多痛苦。读完之后再刻制几份,你们几个一人拿一份,有事没事全宗朗读,让内院外院的所有弟子都知道这百年的屈辱史。能办到吗?”

????高挑女弟子莞尔一笑,点了点头道:“能。”

????“那就行了,周宗老刻好了没?刻好了交给她吧。”李成柱摆摆手,跨着大步走到椅子上坐了下去。

????几个金袖弟子捏着周宗老刻制的玉简走了,玉简里面记载的内容是闻者垂泪的合欢宗屈辱史,只要是合欢宗的弟子,只要对合欢宗稍微有点感情,听了这百年的屈辱史之后,要是不愤怒,不悲伤,老子跟你姓,李大老板心中说道。

????成柳红看着新宗主,这个小男人不止在对付敌人的手段上让人猜测不到,对付自己人也有这种手段啊。蛊惑人心的东西,最适合不过的就是让人产生愤怒,而周宗老手上的东西正好可以起到这种效果。更何况,那里面记载的全部都是真人真事呢?合欢宗的弟子们,这下恐怕会万心一向了。

????“成宗老。”李成柱打断了成柳红的思考,“这些天注意一下弟子们的动静,千万不要让她们和外面的敌人产生什么摩擦。”

????成柳红点点头,要是血姓过度的弟子听到这百年的屈辱史,指不定单枪匹马,宁愿违背宗主和宗老会的指令也要出去杀个敌了,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道理,成柳红还是懂的。

????“宗主,属下有一事不明,还请宗主赐教。”成柳红越发地佩服起这个小男人来了。

????“还有成宗老不明白的事情?”李成柱眉头一挑,调笑道。

????成柳红浑不在意,自顾地问道:“宗主,您刚才说一个月之内,灭掉天墉门,不知宗主您有多大的把握。”

????成柳红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李成柱,其余的宗老也是竖着耳朵聆听,这个消息对她们来说,简直太震撼了,如果在一个月之内就灭掉天墉门,那合欢宗不止可以一雪百年内的耻辱,更可以重新站起来,夺回自己原本的威望。

????李成柱抹一把有些僵硬的脸,道:“如果我说百分之百的把握,宗老们相信么?”

????成柳红苦笑一声,缓缓而又坚定地摇了摇头,各位宗老也是一脸的疑惑。

????“那就对了,凡事在未成功之前只有两种可能,成与否!”李成柱有节奏地敲着桌子,“灭掉天墉门,是难事,也是易事,只是这次的机会偏向于成的概率大一些而已。”

????正在说话间,李成柱突然感觉到防御阵法被破的灵压波动,急忙瞅向门外。

????片刻之后,苏慕丹急急闯了进来道:“宗主,第一道防御阵法已经告破,现在该当如何?”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